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16

“喂,您好,裘医生吗?他不在,这样,您讲一下,我写下来交给他。”慕容煦从笔筒上撕下一张便签纸。

……

“好的,就这样,再见。”

等慕容煦把便签纸夹到裘振随意放的书中时,他才发现,执明已经看了他很久。

“我们出去说吧。”他说。

……

执明抱怨自己为什么不多带几件衣服,来这么一个边境的鬼地方,他此时此刻走在满是苍翠的树林中,前面的慕容煦抱着手臂,埋头往前走,很着急的样子。

“慕容!”他喊。

慕容煦依旧往前走着,头也不回。

最终他追赶着他来到了树林的深处,风把枝叶吹得沙沙作响。

“慕容离,是你吧?”

执明试探着问,在很久以前他就这么想。

自从他知道慕容离自杀的消息之后,他就一声不吭地回到了久违的家,看着空荡荡的大房子,像个行尸走肉一样过了好几天,他睡在地上一动不动,醒了继续睡,靠着几口自来水过着,直到他接到天权的几个元老催促他振作的电话,他才开始试图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他查清楚了一切,也知道慕容煦在做着一样的事情,而且更加无所顾忌,他没有办法像他那样无所顾忌,只能在背后给他把所有事情压下来,他知道,如果慕容煦因为这些脏手的事情下了大狱,怕是慕容离也不会安心。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了,死了越来越多的人,他以为事情就快要结束了,莫兔子却在他眼皮子底下不明不白地死了,他才恍然大悟,慕容煦报复的,可不光是那些始作俑者,而是所有,但凡相关的,都得死。

就在当天夜里,他接到了一通电话,对方说是阿离的哥哥,想找他好好谈谈。

他原本不想搭理,甚至想通过一些说法来拒绝,可在听到那和阿离有七分相似的声音后又舍不得了。

慕容煦约他在一个咖啡馆见面,在约定的座位坐好,可慕容煦却不在,店里有人在弹钢琴,很熟悉的小调,是阿离很喜欢的歌,他总哼的,他后来听人说慕容离在丝竹乐上算得上是个高手,可他从来没在他面前玩过这些。

他走上前,去看一看弹琴的人长了个什么样子,却是那张熟悉的脸。

“你好,我叫是慕容煦。”琴声戛然而止。

他还记得,当时慕容煦看他的眼神。

他记得有人对他说过,如果喜欢的人这样看着你,那么你们的事儿也就稳了。

可是慕容煦明明在之前都没有见过自己。

……

“嗯。”他应了,“你还乐意记着我,我以为,你已经恨死我了。”

他似乎没什么情绪好像就是在陈述某件事实一般。

“阿离,对不起,我……”他还没说完就被慕容煦不对,是慕容离打断,“你没对不起我,我把你扯进来的,你该恨我,不是吗?”

“阿离,我都知道了。”

执明一边哄着,一边问,他不相信他的阿离会去伤害莫澜。

“对呀,就是我害得他,怎么样?你又能拿我怎么样?这副壳子是我哥哥的,你是不会滥杀无辜的吧?”他似乎想激怒执明。

只是在执明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只能捂住嘴巴,蹲在地上。

这样,你就不会再记着我了,对吧?

我们早就没有以后了。

数个月前。

Xx市,xx大学的某个宿舍,一个身穿他爸爸睡衣的男子,趁着他舍友不在点火烧龟甲,向天询问着他这次单片机考试能不能过,突然间,眼前一阵昏暗,推门出去,见得黑云压城,大呼“不好,必有鬼神驾临!”,用宿舍烤地瓜用的火剪子架起龟甲一看,“若是可保我飘过,小生定当竭尽全力以助公子心想事成!”

话毕,火焰再次升起,遥远的楼道口传来宿管小寿叔骂骂咧咧的声音,“黄满谦!你又在这儿乱烧什么?你们宿舍马老二的暖脚宝都被收了还不安分?”

突然,天空一阵惊雷,吓得小寿寿屁滚尿流,也保住了该宿舍新买的违章电器。

该男子大喜,忙朝东南方向叩首,“多谢慕容公子再造之恩!”

当天夜里,恰是月黑风高,该男子于学校小树林春意盎然处纵火焚烧大把纸钱,直到后方有一人声乍响。

“别烧了,这是假币!”

回过头一看,只见一执箫美男立于其身后“敢问道长如何称呼?”

男子胡曰“满谦子。”

“满招损,谦受益。道长好名字。”美男再曰“在下慕容离,生前遭遇怕是早就被如此八卦的道长扒了个底朝天,既然知道在下不是个老僵尸可否与我说人话?”

“嗯,好的好的,您说。”

慕容离收起了脸上的鄙夷之色“我哥哥阿煦找道长立的那个诅咒有没有破解的方法?”

“慕容先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那些人本来就该死,不是吗?”

“该死的已经死了,剩下的都该好好地活着。”慕容离靠在长椅背上,看着完满的月亮,“哥哥也一样。”

“那,离少知不知道您哥哥早就该死了,就是这口怨气吊着他活到今天?”满谦子打量着眼前这个亡灵。

“那道长知不知道,我该怎么样才能让他继续活着呢?”慕容离的眼睛很好看,他注视着满谦子,似乎是断定此人会告诉他他想知道的。

“有是有,代价可不小。”

“魂飞魄散?永远消失?这个我知道,只是我该怎么去做?”

“这……”

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满谦子才从狗洞钻回了宿舍,在确认小寿寿已经被糊弄过去之后,向连夜打游戏的舍友表达了谢意,才爬上了床打个盹儿。

该告诉他的已经告诉他了,至于他是用来救人还是怎样都不关我的事了。

满谦子心想。

 

 


评论(1)
热度(7)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