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边城旧事2

“我去买了早饭,吃了再睡一会儿。”叶开目前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个青年交谈。

“你干什么?”

叶开见他没有回应就上前去抱他起来,不过好像把人给吓着了。一只手抓着叶开肩头,又似乎怕叶开把他摔到地上,再不敢动了,只能警惕地看着这个过分热情的家伙。

“没啦,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觉得你不太方便。”叶开的嘴一直巴里巴拉对着卫生间的门说个不停,手上也没闲着,打开塑料袋,把热气腾腾的早点往外掏,“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对了”叶开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雪儿是你的名字吧?真可爱呢!”

“什么雪儿?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的,对不起。”对方声音很轻,冷漠中带着绝对的疏离,给人的感觉就像《雪国》里的叶子一样,人...

《边城旧事》第01章

9月天,阴沉沉的,似乎随时都会有一场大雨。

昨夜边城又台风,公寓楼附近的马路上都是一堆没有人好意思去认领的内衣裤,其放纵大胆的样式彰显着新时代的风采。

侦探叶开是老警*察李寻欢的徒弟,父亲当年涉及一场大案,且畏罪自杀,自生下来就由老师带大,虽然小小年纪就遭遇不幸,但却是个争气的孩子,人也活泼开朗,只是中央空调一样的性格让他单身至今,不过,谁见了都会夸上一句好少年的。

说好听了叫活泼开朗,说难听了,不过是一句没心没肺。

十年前接到了叔叔打来的电话,母亲过世了,留下一个收养来的弟弟,现在在某家公司当练习生,嘱咐他照顾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点消息都没有。

叶开拜托很多朋友去打听,甚至去...

午夜凶铃(或许完结了)

慕容离开着车,执明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估计是酒喝多了的缘故,脸上泛着淡淡的红。

“有些话只能现在说了”,夜很深,只是城市里却如同白昼。

“也是,你醒了,我也不敢说了。”他自嘲地叹了口气。

自始至终,慕容离没有往执明的方向看一眼。

“你一直问我到底想要什么?后来又不想知道了,可是执明,你知道吗?我现在很想告诉你,可你的这句话让我没有脸再说了。”

他是委屈的,执明说的没错,他一开始是有目的,但那些感情也是真的,他被抓回了家,外界的舆论一直攻击着已经濒临崩溃的他,他留下了一些脏东西想让哥哥用来自保,可是……

“无论你怎么想我也好,说我也好,执明,我这次真的要走了。”

声音依旧很轻,怕吵...

六级查不出成绩,堵心啊😭

午夜凶铃18

“阿蹇,你听我说。”

什么?蹇宾只记得自己一直在听录音文件,怎么会睡在医院里?

“我是怎么了?”他问眼前的陵光,这家伙刚刚从餐馆回来,买了一些类似于早点的东西过来。

“你先吃点东西。”陵光把汤包和装着皮蛋粥的保温盒打开,又递给他一双筷子。

东西不算很好吃,而且烫得厉害,他胡乱吃了几口就放下了,陵光劝他再吃几口,他也没好意思拒绝,只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让他只能辜负人家的好意了。

“阿蹇”,陵光倒了一杯温水来给他漱口,“你怀孕了。”

“什么?”

蹇宾很高兴,虽然曾经的他有多么畏惧这种事情的发生。

但陵光的下一句话又把他推落了谷底。

“但是,你不可以把他生下来的。”

“为什么?”蹇...

午夜凶铃17

时间没过多久,蹇宾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阿蹇,这次怎么休息了这么久,是不是有了好消息?”仲堃仪打趣他,这家伙最近瘦了不少,但精神还不坏。

“没啦,就是身体不太舒服啊。”蹇宾敲打着手上的文件,抬头回复了他一句顺便给自己一个空挡喝一口已经凉掉的豆浆。

早晨7点,金灿灿的阳光充斥着办公室,很美好,就是秋天好像提前到来了一样,天气冷的出奇,周围的人,也和窗外街道旁的树木一般凋零消瘦了。

他想起刚工作的时候,总是抛却了一切拼了命地往上爬,周围同事哪怕就是劝他休息一下他都认为是另有所图。

可发生了太多事了,他现在才想去抓住些什么是不是太晚了。

同事翘班去接小孩了,那是个软绵绵的小团子,可...

午夜凶铃16

“喂,您好,裘医生吗?他不在,这样,您讲一下,我写下来交给他。”慕容煦从笔筒上撕下一张便签纸。

……

“好的,就这样,再见。”

等慕容煦把便签纸夹到裘振随意放的书中时,他才发现,执明已经看了他很久。

“我们出去说吧。”他说。

……

执明抱怨自己为什么不多带几件衣服,来这么一个边境的鬼地方,他此时此刻走在满是苍翠的树林中,前面的慕容煦抱着手臂,埋头往前走,很着急的样子。

“慕容!”他喊。

慕容煦依旧往前走着,头也不回。

最终他追赶着他来到了树林的深处,风把枝叶吹得沙沙作响。

“慕容离,是你吧?”

执明试探着问,在很久以前他就这么想。

自从他知道慕容离自杀的消息之后,他就一...

午夜凶铃15

“阿蹇,你去哪里了?”
蹇宾的手机被接通了,但却没有人回答。

天黑了,屋子里也没开灯,暗暗的,齐之侃坐在沙发上,窗外的灯火虚虚照着他的脸。

     慕容离究竟要对自己和蹇宾怎样?他只是要报仇,可为什么要害那些无辜的人,他很不理解,可现在人为刀俎,他为鱼肉,他陷入无比的绝望中。

外面还下着雨,阿蹇他会去了哪里?

他也没带伞?

蹇宾不是小孩子,他会照顾自己,他心里一遍遍地默念着,最终在一道雷声打破了他最后的冷静。

他在瓢泼的大雨徒劳地撑着一把伞,衣服差不多湿透了,他打了电话给了所有认识的人,直到执明告诉他蹇宾在他...

(叶傅)漫天风雪是归处

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一个穿着黑衣的清秀男子,背着一把刀,拎着一壶酒,拖着一条残腿,走在一条落满雪的街道上。

出门前,傅红雪用芝麻香油炸了很多花生米,路小佳很爱吃,可是他推开门的时候,那个家伙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雅致的竹屋被用炭火烧得暖洋洋的。

桌上还留着他龙飞凤舞的字迹。

“边城剿匪,可得万两金……”

很好,他也就只认识这几个字,下面的大概就是说,叫他不要着急,记得想他什么的,还说给他留了一匹快马。

这不明摆着让他也去吗?

他看了看约定的日期,路小佳怎么提前半个月就走了?此中必有鬼,他想着。

外面下雪了,还挺大的。

傅红雪这次也没打算有多赶,走走停停,过了三天才在边城的一...

午夜凶铃14

蹇宾是在浑浑噩噩中醒来的,他是做梦被人追杀了吗?

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好像是在梦中也会晕过去一样。

“阿蹇!”

齐之侃好像一夜没睡的样子,眼睛红红的,怪吓人的,他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可又马上被齐之侃拉到近前。

“阿蹇,回答我一个问题,不可以说谎,知道了吗?”

像是哄孩子的语气,却可以叫人不敢违抗。

“那个是哪里来的?”

“那个?小齐,我是不是闯了大祸了?”

他试探着问。

“哪里来的?”

蹇宾只能从当初那些灵异事件开始仔仔细细地讲了一遍。

随后齐之侃并没有做出什么激烈的反应,只是用一种命令式的语气叫他接着睡,而且蹇宾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状况,非常累,累到动都不想动一下。...

1/14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