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公主嫁到(上)

北风怒号天上来,片片巴掌大的雪花依旧在银装素裹的回廊间穿行。

屋檐下的灯火,摇摇晃晃地发出一点温暖的光芒,隔着碳炉子袅袅的烟雾朦朦胧胧地笼罩在雅致的屋子里。

“湖国屡次犯我边境,咱们皇上就这么算了?”说话的人正是南国大理寺卿白敬亭,平日里依旧习惯性地被喊一声“白少卿”,或许是因为年纪轻轻便已经身处高位吧,但这人旧病缠身,也不知道还能风光几日。

“他这皇位本就来的不光彩,在他心里,内忧远远高过外患。”

“太子殿下倒是什么都敢说。”白少卿捂着嘴,侧头咳嗽了两下,又一口饮尽了杯中的温酒。

“孤有什么不敢说的?朝堂之事,少卿本就不想参与,这些话,想必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这话也不错,...

《红楼梦》(台湾拍的那个同志版)观后感

这是一部比较乱的电影,看完感觉,还比较压抑。

想随便唠叨两句,就再次登上了乐乎这个平台,感觉我这也不算什么观后感,乱七八糟的,倒像是不上路子的剧情简介,还只是一部分。

小林是个很干净的男孩子,干净到让人舍不得去弄脏,高高瘦瘦,文文静静,风一吹就会倒的那一挂,就和《红楼梦》里的林黛玉一样,眉眼含情,体弱多病(准确来说就是心思太多导致的身体不好)Josh很喜欢他,他是我们那一片最好看的人。

可是,Sean喜欢Josh。

他和Josh是老朋友,老P友的意思。

Josh是个相当神奇的人,凭着一张好脸,睡遍了一条街,也被一条街睡过,但这种事情,这种人在他们这一片非常常见,后期又跟那一片的天才Sean...

归去来兮(下)

连夜一场大雨直到早晨才逐渐减弱,细小的雨滴绥芬票务幻化为缥缈的白色雾霭,烟雨缥缈间,清澈的小溪缓缓流淌过圆润的青石,发出淙淙的声响,蹇宾背着竹筐踩着一块块圆润的石头寻着还浸泡在水中的兰芽,不远处,齐之侃拿着鱼叉在等待着猎物的到来,眼睛时不时地往蹇宾那儿瞟一眼,生怕他一不小心落入初春冰凉的溪水中。


“小齐,你忙你的就好,我没关系的。”蹇宾摇了摇靴子上的铃铛,无奈道。


他已经病了好几天了,齐之侃找了辆马车拖着他到处看大夫,可没有哪个能诊出个所以然,昨天一个道士路过他们家讨碗水喝,硬是说给他倒水的蹇宾是个妖物,齐之侃哪里信,把小老头儿硬是要给轰了出去。


笑话,他的阿蹇怎么会是妖...

下课的时候拿手机码字,突然电机老师出现在我身后,待我抬头时,这个小姐姐居然对我邪魅一笑。。。。。。。不是吧(`Δ´)!老师你也好这一口?

归去来兮(中)

遖宿王城。

雪刚刚停下,过于刺眼的白光透过轻薄的纱窗,打在床上枯槁的美人脸上,枯槁?美人怎会枯槁,就像案上的桃花一样,魂儿还在那烟雨水乡,再怎么捂着,也不过是把一段枯枝包裹在棉被里,糟蹋了桃花,也糟蹋了棉被。

几名医丞轮番给那人诊脉,都说那人颈上的伤早已愈合,只是睡着而已,脉搏却逐渐微弱下去。

那小王爷毓骁是个闲散王爷,也见识了不少志怪之事,他给那病号瞧了瞧,直接让他的王上哥哥准备后事,给那奄奄一息的人,也给那奄奄一息的桃花。

“他这是不中用了?”有个好事的小太医凑上前问。

毓骁摇了摇头,“他早不在这儿了,化了他也是放了他。”他对那小孩儿调笑两句,“毕竟王兄如果知道真相的话,一是会骂...

归去来兮(上)

相传天玑国破,国主蹇宾殉,大将军齐之侃不知所踪,遖宿多次派人搜捕未果,只能作罢。

数月后。

“王上,这还未过一年,天玑已经被人尽数忘干净了。”齐之侃牵着他刚过门的娇妻走在早已恢复繁华的大街。

新娘子笑了,似乎是在笑齐之侃,也似乎是在笑这旧天玑的旧人,“遖宿没有为难他们已经是最好不过的,只是在一些事上,我真的不如那毓埥的。”

他强调了“我”这个字,为了提醒这个大将军物是人非吧。

“阿蹇。”齐之侃马上乖乖改口。

“他们过得好就行,在意那么多作甚?”这件事,蹇宾倒是看得更开,“哎,那么多东西,你拿得住吗?要不要搭把手?”

齐之侃身上背了很多干货和一些油盐酱醋,都是要添置的,他不想蹇宾跟...

边城旧事6

(括号里是原文)


已经非常晚了,所有人依旧聚集在大厅里,他家很大很冷,傅红雪似乎认识这里,具体来说是相当熟悉这里,马空群看着他指了指客厅角落的白色钢琴,他点了点头就过去弹了起来。

“那琴原来是我师哥的,小雪来了以后就送他了,他们长得很像,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的太太泡了咖啡,他笑着接了过来并让那个过分年轻漂亮的女人去陪陪女儿,“小雪是我的师哥的儿子。”

“私生的罢了,他妈妈过世了,把他送到我公司,几乎就是由我和我太太带大的。”

马空群笑得很欣慰,听着流畅的钢琴声,让人觉得这个尤物一样的人是源于他的栽培。

叶开看着远处弹琴的傅红雪,他依旧是熟练地弹着一首曲子,熟练到听不...

边城旧事5

部分涉及原文。


派对上不知道谁起的头,说起了白天羽的事情,而且内容精彩到让一直坐在椅子上的三老板也跟着讨论的起来。

再后来,那三老板大致说起了旗下艺人被黑的事情,说什么当年动他师哥的人如今也要对他下手了,还说什么伺机报复的人就在他们这些人中间,也没有多直白的说,不聪明的也是听不出来的。

离开的时候,叶开骑着临时租来的摩托车,放着辣耳朵的土味情歌,“傅红雪,我跟你说,你们这老板绝批有问题,既然说什么报复,也是他报复别人,怎么成了别人来找他报仇呢?”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他听到的回应只有这些。

“傅红雪,我问你话呢?你怎么想?还是乖乖跟我回家过日子吧~”叶开迎着风,...

边城旧事4

“哟,那小丫头可真好看!”叶开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演员,她穿着一身红色的戏服,活像个女侠。

“这次就是要捧她”傅红雪说,他看着叶开的眼睛,“她是很好看的,好看到让人比不上”平静地陈述一个事实。

“.…..”像傅红雪这样不受撩的的,不多见。

不是该问一句谁更好看的吗?

“傅红雪,早上你好像没有戏的,不呆在酒店睡觉来这里吹冷风?”

傅红雪穿着黑色的连帽卫衣,紧身的牛仔裤皱皱巴巴地裹在过分细瘦的长腿上,整个人在深秋的阳光下白得刺眼,他弯着腰,逗弄着一匹颜色极好的胭脂马。

“都得给那大小姐捧场啊。”远处走来一个年轻男人,穿着白色的戏服,痞里痞气的,“晚上咱还得去公司的派对陪那小丫头玩呢!”...

突然喜欢上中村青司和浦登玄儿这一对了٩( •̀㉨•́ )و get!

1/15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