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13

“这些年,你还好吗?”裘振想去握一握陵光的手,又想到了一些无法否认的事物,抓紧了自己的衣角,掩盖了自己的局促。

“是我们陵家对不起你。”

“我父亲是自愿的,我也是。”当年,啓家老爷子刚过世,啓昆孤立无援,就是陵光的父亲让裘振和他爸裘天豪去钧天做了卧底,虽说裘振成功地刺杀了啓昆,可裘天豪却因此身亡,裘振也进了局子,再后来,当被养在旁系家中的陵光得知这一切的时候,裘振已经被保了出来送到了国外。

当然,当时陵光已经恨了这个家伙好久,在突然知道真相的时候,他却是意外地平静,再后来他的爸爸过世,父亲开始操持陵家,他也算得到了真正的自由,起码,身上不用背负什么乱七八糟的使命了。

“你们认识?”公孙的开口让这二人知道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嗯,是老朋友了”这句话是裘振回答的。

“不过,公孙,你是怎么打动他父亲的~”裘振借东风调侃公孙钤。

“其实当时我跟陵光也谈了一段时间了”公孙钤说,“连工作也努力被安排在同一个城市。”

“当时我说跟他住在一起,可这家伙硬是说什么礼不可废!”陵光插了一句嘴。

“我那时为你好~,后来他父亲过来看他,当时我也在,然后,就被轰出去了。”

“再后来呢?”裘振好像也来了劲。

“他在门口站了几个小时,跟个木头桩子一样,我父亲觉得丢人就让他进了屋。”

“怎么会,叔叔还跟我下了棋呢!”

“他是个臭棋篓子,你碰巧也是,就跟你对上眼儿了,哈哈哈哈哈……”

他们从客厅里出来的时候,发现慕容煦摔倒在门外,一脸茫然的看着前方,等他清醒过来,再聊天的时候,丝毫没有早先跟陵光交谈时的精明气,和和蔼蔼地,像是换了一个人。

等所有人离开房间后,慕容煦无力地瘫倒在床 上,刚刚听见有人说要借他的身体一段时间,是幻觉吗?还是他真的疯病了。

“只有看过那个才能和我接触,你是第一个~,其他的都扫除得差不多了。”

“难道!你想怎样!”

“哥哥,我不会害你,相信我。”耳边又是那个声音,阴测测的,好像来自无底的深井,却又带着一种莫名地熟悉。

“哥哥?你是阿离?”

“算是吧。”幽幽如同山谷的风,“帮帮我吧哥哥~”

只要是阿离,怎么会不可以,“好”他说完就失去了意识。

此时此刻,蹇宾正追问着齐之侃“什么视频?我怎么会有?”

“你如果不知道就永远不知道好了”齐之侃有些错愕但更多是惊喜,如果蹇宾看了那视频,那家伙也要他给陵光看,他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明天他就会把那个东西彻底销毁掉,不会给他任何机会伤害到蹇宾。

这时候,电话响了。

深夜,是谁打过来的?

齐之侃抢着接起了电话。

“阿侃,有人让我找你。”

还好,是慕容煦,他松了一口气,但很快他就出了一身冷汗,电话里的声音骤变“你不要想毁掉那个,我说的那个,你懂的吧?”

显示的号码还是慕容煦的,可这个家伙怎么会?

“我就是不想让陵光这么安生罢了,不过,你要是想阻止我,你的心也会被吞噬哦~”

电话那头的声音没有一丝一毫感情,听了真的让人毛骨悚然。

“我的心会被吞噬”齐之侃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就是不由自主地将它重复一遍又一遍,蹇宾看他这个反应连忙扒开他的手指,抓着听筒,可里面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

“阿蹇,陪我好好待几天,求求你!”昨天他跟自己说只给自己一周时间,那么再过六天,他也会跟孟章他们一样。

死相很丑吧,会吓到你吗?他不舍得看着蹇宾。

“什么?”蹇宾显然是被他整蒙圈了,但齐之侃这个样子简直就是要跟他生离死别一样也就没有拒绝。

电脑前,一个带着3D眼镜的瘦削玩家正疯狂刷着经验,他很后悔抽到这个惨绝人寰的角色,还有一个可有可无的cp,那个nc负责人还忘了给他清理脑电波,当然也是他到现在也能不带任何一点情绪刷任务的原因,什么鬼游戏,非要把经验刷满了才能退出,早知道不接这个游戏测试的私活了,不过,这些家伙是太入戏了吗?

“明明完成了那么多任务,经验跟那几个秀恩爱的差不多……”

【是否打开前世今生副本】

【确认】

 


评论(4)
热度(12)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