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12

 “小齐!小齐你醒醒!”,蹇宾一开始只是轻轻拍着齐之侃的脸,到后来见他还是迷迷糊糊的,嘴里也说着一些不清不楚的东西,他也是急了,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可看着齐之侃已经有些泛红的脸蛋,他却又有些心疼了。

齐之侃清醒过来不,准确来说是被痛到清醒过来的时候,蹇宾正一脸凝重地看着他,他抬手想再确认一下蹇宾的伤势可他的手却是颤抖的,肘部也像被用橡皮筋一层一层地圈起,抬不起来了。

什么?

他不可置信,蹇宾脖子上那道可怖的伤口竟然不见了!

早晨7:00

“阿离,小心点,别乱跑啊,阿离,慢点!”慕容煦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你这死孩子,怎么还摔倒了~,摔疼了吧?”

他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想去扶起梦里跌倒的小皮猴,却被清澈而刺眼的天光给激醒。

“阿离不是早就不在了吗?”他自嘲着,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奇怪,日子越过越不清醒,午夜梦回时的感觉越来越真切,可白天好像活成了另一个人,好像行尸走肉一般,甚至在某些时候他会有记忆的断层,几个钟头好像片刻一般,他有去问过裘医生,医生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两天后的傍晚。

“奇怪,这怎么会有一个充着电的手机?”

陵光独自一人来到了慕容离的房间,里面又是一个归零的状态,当然,他没遇见过蹇宾所看到的的光景。

“我去,又是这个感觉!”那个眩晕感又来了,他扶着周围的东西坐到空空的木板床上。

“这是什么?”

恍惚间,他摸到了缝隙里的一根数据线,他抓住它一点一点地提了上来,谁的手机,有密码,打不开。。。。。。

“陵小少爷!”

“蛤?”

慕容煦那样叫他让他措手不及。

“你怎么了?”常见的关心而已,陵光却不知道自己是该接受还是不接受。

“没事,就是不太舒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想。

“不好意思,我就是想来看看,我先出去了,不好意思啊,阿煦。”

陵光撑着一口气,他想赶快离开那个空间,他意外地不想跟那个病态的男人共存。

“啊!”他在楼梯口没有站稳,却跌入了一个收悉的臂弯,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公孙钤已经把他扶到了沙发上,茶几上还有一杯冒着白气的水。

“最近还是不要熬夜了。”冰凉的陈述句。

裘振喝着咖啡,坐在了离他不远的地方。

陵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你!”

房间里,慕容煦看着那个手机,默不作声,他似乎在想着什么,那张和慕容离相似至极的脸上露出了不该属于这个人的怪笑,阴测测的。

“慕容?”

执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而且似乎已经看了他很久的样子。

他却是突然愣了一下,他没有想过,执明会如此生疏地叫他,“你叫我什么?”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执明,却又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

“不好意思,我刚刚在发呆。”

天边的云发出橘红色耀眼的光芒好像要在彻底消失前做出最后的绽放。

蹇宾已经在家门口的奶茶店坐了一天,他今天一直没有吃饭,却把齐之侃常点的奶茶都依次点了一遍,似乎是为了给自己理由在这个温馨雅致的地方多留一会儿。

“第二杯半价,全部半价!”

熟悉的宣传套路,现在那个陪他兑现过这个优惠的人还是独爱他一个吗?

昨天夜里,他听到家里座机响了,旁边的齐之侃起了身,说他接就行,体贴地给他掩好被子,久久没有回来。

似乎是习惯了齐之侃的体温,蹇宾在他离开后也没再睡着,他起身去寻人,却看到齐之侃在书房里对着电脑,轻声说着什么。

难道……蹇宾多疑惯了,他想到了一些家庭伦理大戏,第二天一早,他一个人出了门,没有让还在睡着的齐之侃知道。

他现在不想跟他说话。

他在怀疑齐之侃背叛了他。

“阿蹇,大周末地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和你家小二哈吵架了?”奶茶店的主人很热情,习惯性表达问候。

“嗯,算是吧。”蹇宾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让他直说他怀疑齐之侃外面有人了吧,那他也没面子,可实在又怪憋屈的。

他回家了,他要找那冤家好好谈谈,或许真的只是自己疑神疑鬼的老毛病又犯了。

“U盘?”

 

  齐之侃说自己有一个U盘,还藏起来的,他自己都不知道。

 

    

 

来自脑洞倩:憋了十几章,还是说了,这个阿煦不只是阿煦,他到底是谁,大家应该清楚了,剩下的也没必要解释了,应该也差不多都清楚了。

评论
热度(12)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