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套用《午夜凶铃》剧情,有做出改动)

2018年4月27日

黑夜中波涛汹涌的大海上,弥散着一种怪异的声响,好像在陈述某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浑厚而绵长……

镜头切换到钧天市内,灯火如昼,弥散着一种温馨的生活气息。

“月光诀~,泼墨的纸砚全是你的脸……”

孟章开着机车,身后抱着他的腰嚎丧的,是他的恋人仲堃仪。

他们刚刚参加完同学聚会,小仪还喝了不少,孟章就敢没让他开车,他也没说啥,坐在后座上接着疯,还不肯戴安全帽。

“~~~~~啊!”

“小孟,你在看哪里?好好开车呀!”

过了一段时间,孟章依然没有转移视线,只是保持着90°的转头定定地看着某样东西。

他们的车撞上了公路的边缘,他也被狠狠摔了出去,他好痛,孟章!他怎么了,他还好吗!

仲堃仪昏迷前,好像看到孟章在疯狂地扯着安全帽,双脚拍打着地面好像帽子里进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后方的车子不断超过他们,没有一辆愿意下来看看情况……

2018年5月29日

“老婆,你在看什么啦?好吵哦!”

齐之侃多次打扰蹇宾未果,索性给他找找茬。

“嘘,别说话!”

很好,他失败了。

蹇宾是个ABC,3年从加拿大回国之后在钧天市做了记者,混的还不错,凭借出挑的长相,很快就成了很火的外景主持人,在家人的安排下早早嫁给了青梅竹马的齐之侃,没错,不过还好,婚后生活相当幸福,虽然他觉得自己被耽误了什么但齐之侃对他是真的没话说,整个警局都知道他是蹇宾的乖宝宝,也没少调侃他。

“阿蹇,你在做什么呀?”

“……”良久的沉默。

“我真是搞不懂……你会不会太钻牛角尖了啦?他们两人都是因为心脏病发而死亡,既然如此,他们在死前当然会感到痛苦,难免会做出拉扯头发或是想脱掉安全帽等举动来,这是很平常的事情啊!”齐之侃还是有些生气的,他把蹇宾疼进骨髓,但希望他也同样重视自己,他知道蹇宾深爱他的事业,个性也好强,可是他也绝对容不得自己被忽视。

是这样没错,从小就是。

蹇宾也是个顺毛顺惯了的,可能也是习惯性地敷衍了,“小齐,等我这阵子忙完,好不好就这几天。”撒娇的语气简直说来就来,偏偏齐之侃一直被他吃得死死的。

“阿蹇”

“蛤?”

“我想你了”齐之侃把蹇宾搂得紧紧,和平常一样。

但很快被一把推开,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蹇宾指使着“拿tao去”。

蹇宾不希望被这种事情耽误发财,他还年轻,如果肚子里有了货,他会很快被新人挤下去,他上司若木华对他有点儿意思,他看破不说破,他也不相信,那个老头儿对他的非分之想会给他带来什么好处,但也没有明确拒绝,只是把婚戒天天带着罢了,毕竟他也不希望自己在工作上被人穿小鞋。

齐之侃有的时候也会据理力争,但,他永远也怼不过那个ABC。

一个月前……

饼饼,你看这个!”

陵光手里还提着刚加热过的三明治,跟他桌上的热咖啡一起发出混合的香气。

“阿光,你不是吧?上次一大堆稿子被丢弃的事情你不记得了?”

“你看看死的人是谁?”

“不认识……”蹇宾向来对这种小报的内容很不屑。

“仲堃仪的男朋友啊!”

“蛤?”

报纸上,仲堃仪的化名是“小仪”,如果不是早上陵光跟仲堃仪八卦这个,他也不会想到,这个老好人已经没了。

“今天开会是时候说一说吧。”

“也好”蹇宾回答。

大概也是不久前,超自然现象在出版界吹起一阵前所未有的旋风,电视台在短时间内收到一大堆灵异照片和优灵、怪谭之类的文章,投稿信件多到简直可以用“脱离常轨”四字来形容。

结果被老总监打上了“神经病”的标签给焚毁了。

不过,这一次,上面人觉得这件事情会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要他们市局对此进行调查。

“不,我是觉得有趣的事情当然值得投注心力去报导,但情况如果又像个把月前那样……就有点伤脑筋了。”这是若木华的原话。

总而言之,就是一家风月小报的社会版刊登了一个奇怪的标题,也就是什么灵异杀人,再后来,就是他和陵光一起被要求就着这件事情进行跟踪调查了。

不过,准确来说,是陵光自己英勇就义,他干,纯粹是若老头儿想再给他提供一个升迁的机会。

这也是若老头儿对他说的。

评论(5)
热度(15)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