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白虎传说 完结篇(下)

齐之侃跟着毓埥他们滑了一下午的雪,回来的时候,蹇宾已经不在了,那把剑被抛在地上,还带着血。他当时就疯了,满山遍野地找了大半个月,都没有结果之后,他已经颓得像个废人。

月亮出来了,地上的千胜反射出刺目的光芒,那把剑居然自己飞了起来,剑柄落入齐之侃的手里,带着齐之侃跑了出去。

他找到了阿蹇。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蹇宾站在悬崖边上,皎洁的月光撒在他落满雪的肩头,美的像一幅画。

他唱的,是千百年前,齐之侃教他的古谣。

“小齐”

“阿蹇,你做什么,快跟我回去。”

“原来我活了这么多年,为的只是你齐之侃一人而已”

“阿蹇先跟我回去”

“我现在好累”他笑了笑,白色的衣袍在凌冽的海风中翻飞,“今天过后,什么都结束了”

“我因为爱你而被挖了心,可是,如今我却想要了你的命。”

“阿蹇,快下来”齐之侃奋力向蹇宾奔去,耳边的冷风呼呼拉拉,让人有一种无助的感觉。

蹇宾没有理他,只是挤出来一个笑容,“好在,一切都结束了,小齐还是小齐,阿蹇却没有脸再做当年的阿蹇了。”

说完,他面对着齐之侃,仰头落下悬崖。





齐之侃是在崖下找到的蹇宾,在那样恶劣的天气里,他的一身白衣异样显眼,他就躺在那里耳朵里流出的血已经干涸。

不中用了。

风停了,只剩下白雪在脸上敲打,虽然密集,但却很轻柔,就像阿蹇浅薄的呼吸一样,明明他已经很拼命地活着,但他的力量却是那样的苍白,齐之侃抱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到水边,雪花铺在平静的湖面上,没有结冰,就像细小的绒毛堆积在一起,就像温床,看上去让人安心。

他笑了,“阿蹇,我们以后就睡在这里,好不好?嗯?”他把蹇宾搂得更紧,似乎这样就能给他一些温度,“我陪着你,再也不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齐之侃感觉到心口一阵爆痛,伤害他的,是怀里早该安静的蹇宾。

他看着他,带着人畜无害的笑。

“阿蹇”

“小齐,小齐”齐之侃睁开眼才发现是蹇宾在拍打他的脸。

“喂,比又做噩梦了?”蹇宾拍打着齐之侃的背。“什么都没发生啊,梦里都是假的”

“阿蹇,这是哪儿?”

“你睡迷糊了,齐将军。。。”

原来,一切只是梦。

当时,蹇宾被慕容离救了下来,齐之侃为了报答他,甘心去帮助共主执明守江山,两人也就在天权安家了。

齐之侃打马离开,临走前捞起马下的蹇宾亲了一口才走,阳光穿过木棉花树打在两人身上,掩盖了蹇宾面上的红晕。

“小陶,你说我这个香是不是放少了,那个大师说这很管用的,哦一会儿,我得去找大师再算算,小齐天天做噩梦,会不会是要发生什么了,”蹇宾把托着香炉抖了抖,淡粉色的香药现在只剩一片灰黑,“我先出去了,不要告诉将军”蹇宾把香炉塞进小厮手里,就骑马上山了。

小厮内心:果然,不迷信就不是夫人了。

评论(9)
热度(29)
  1. 七只影曼倩 转载了此文字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