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1006 ⑥

阳光融化了部分的白雪,使得山间黄绿色的香樟树重见天日,蹇宾说自己晕车问问艮墨池可不可以打开窗户,艮墨池想了想答应了。毕竟车里对于别人来说还是太闷了。

蹇宾深吸一口外面冰凉的空气,趁艮墨池不注意,将手上的锁链猛地绕上了艮墨池的脖子,当艮墨池使劲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已经是一身白道袍的长发男子,他用已经沙哑的声音说“你是……为什么……”

艮墨池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咔哒一声,链子从他脖子上滑落,留下一个刻有“枢”字的银环在蹇宾的细白的手腕上晃荡着,晃荡着金色的刺眼的光芒。

艮墨池连忙抓住了谨倪剑挡住了蹇宾抽过来的链子,但手腕子也被抽到了,袖子被抽裂开,飞起雪白的羽毛,也看到了一大条鲜红的痕迹。

蹇宾也趁机甩出了一把王剑直指艮墨池被活生生勒出一条血痕的脖子。

这边齐之侃在满屋子乱走,他已经一夜没睡,人很焦躁,他不清楚如何找到艮墨池,他现在特别后悔没有在当时追上去。

“齐之侃,说了,蹇宾死不了”

不说还好,这一说就把这炸弹直接引爆了,齐之侃用力抓住了慕容离的领子,“他如果有事,我肯定不会放过你!”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眼珠也不似平时清澈。

“你是仲堃仪的人,为何要加害那些道士?”

“那些道士本就该死,齐之侃也不例外。”艮墨池意外地被激了一下,也没什么好话可回的。

“既然如此,我岂能容你!”

齐之侃现在已经快急疯了,执明好不容易才在他手上抢下慕容离,“我的命陪你!”

慕容离拉住了急眼的执明,对着齐之侃一字一句地说道:“艮墨池不会害他,除非他自己作死。”

艮墨池突然把剑插在地上,捂着胸口跪了下去。

他突然想起昨天中午,慕容离给他端过一杯咖啡。

mmp,又被他阴了。

蹇宾手上的力收不住,眼看就要斩下艮墨池的头颅,没想到那冲劲却被一个穿着奶茶店粉色工作服的某人化解。

仲堃仪用三根手指抓住了蹇宾的剑,十分轻巧地把它拧弯过去,就像在弯折一张纸一般。

“先生!”

“小墨墨,想不想为师啊~”

慕容离算着时间到了,扔了个穗子给齐之侃,“拿着这个,找他去吧。”

评论
热度(11)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