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18

“阿蹇,你听我说。”

什么?蹇宾只记得自己一直在听录音文件,怎么会睡在医院里?

“我是怎么了?”他问眼前的陵光,这家伙刚刚从餐馆回来,买了一些类似于早点的东西过来。

“你先吃点东西。”陵光把汤包和装着皮蛋粥的保温盒打开,又递给他一双筷子。

东西不算很好吃,而且烫得厉害,他胡乱吃了几口就放下了,陵光劝他再吃几口,他也没好意思拒绝,只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让他只能辜负人家的好意了。

“阿蹇”,陵光倒了一杯温水来给他漱口,“你怀孕了。”

“什么?”

蹇宾很高兴,虽然曾经的他有多么畏惧这种事情的发生。

但陵光的下一句话又把他推落了谷底。

“但是,你不可以把他生下来的。”

“为什么?”蹇宾不解。

陵光把咖啡杯下压着的诊断报告拿给他,“饼饼,或许,还是你自己看比较好。”

白纸黑字,冲击力往往是最强的。

陵光只是没想到蹇宾会这么平静,这叫他想好的千言万语一下子全变成了废话。”蹇宾说。

他这几年吃了太多的避孕药了,身体早就坏透了,这孩子怕是生不下来的。

“阿蹇,你之前是不是堕过胎?”陵光一直好奇蹇宾为什么会跟了齐之侃,现在,他已经猜了个大概。

“还记得我们毕业那年的酒会吗?”蹇宾没有打算隐瞒。

“记得呀,当时你喝了好多酒,还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那天,爸爸让齐之侃来接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跟发了情了一样……”

是父亲叫醒他的,而且一直安慰他叫他别怕,齐之侃是他的未婚夫。

齐之侃的爸爸是蹇父的保镖,或许是看着长大吧,蹇父很喜欢乖巧的齐之侃,有一次,他心血来潮去接儿子蹇宾,就看到这小子远远地在偷看听课的小阿蹇。

“嘿!”

“蛤?”齐之侃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的时候差点出了一身冷汗。

“小子,你喜欢我的饼饼?”蹇父一脸玩味地看着眼前的小团子。

“喜欢”这小子也诚实。

“我把饼饼嫁给你怎么样?”

“什么?”齐之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会好好珍惜他吗?”

“我要造一个温暖的家,把蹇哥哥保护起来。”

再后来,蹇宾的身后就多了个小跟屁虫。

……

“我当时也不甘心,觉得父亲是怕我难过骗我的”蹇宾想喝一口桌上的热咖啡,他想了想还是缩回了手“他疼我疼得要命。”

“之后,我得知我有了孩子,但我急着要出国进修,就去医院做了手术。”蹇宾说,“我瞒过了所有人,扼杀了一条生命,现在报应来了吧。”

“我想生下来,有机会的话。”

“可这样你会有危险的。”陵光急着劝他“孩子可以领养,齐之侃不会在意这些。”

“可我在意,我想给齐之侃生,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以后再也不会有了。”蹇宾依旧平静地看着陵光。

“可以帮我把医生叫来吗?”

蹇宾开了一些保胎的药,他准备告诉齐之侃这件事,只是,他打算隐瞒一部分。

回到家的时候,齐之侃还坐在沙发上等他,强打着精神的样子。

“小齐,我怀孕了。”他拥抱了一直等待着他的丈夫,“不过,可能会生不下来,你会原谅我吗?”

“可是,如果这次没了,以后也不会再有了,小齐,你可以离开,算我对不起你。”

他说完就放开了手,闭上了眼睛,接受齐之侃的审判。

“这样的话,不准再说”,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第一次看到了齐之侃哭泣,像个被误会的孩子,“我怎么舍得离开你”。

蹇宾不可以离开的,这是齐之侃的底线。

评论(1)
热度(17)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