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17

时间没过多久,蹇宾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阿蹇,这次怎么休息了这么久,是不是有了好消息?”仲堃仪打趣他,这家伙最近瘦了不少,但精神还不坏。

“没啦,就是身体不太舒服啊。”蹇宾敲打着手上的文件,抬头回复了他一句顺便给自己一个空挡喝一口已经凉掉的豆浆。

早晨7点,金灿灿的阳光充斥着办公室,很美好,就是秋天好像提前到来了一样,天气冷的出奇,周围的人,也和窗外街道旁的树木一般凋零消瘦了。

他想起刚工作的时候,总是抛却了一切拼了命地往上爬,周围同事哪怕就是劝他休息一下他都认为是另有所图。

可发生了太多事了,他现在才想去抓住些什么是不是太晚了。

同事翘班去接小孩了,那是个软绵绵的小团子,可爱极了,他是不是也该要一个了?

他现在居然开始幻想自己可以附和仲堃仪的那句问候。

回去和齐之侃商量一下这件事情吧,他想。

晚上他回到家后,他习惯性地喊了两声“小齐!我回来了!”

没人回应,他脱掉身上的薄外套挂好时,门铃却响了。

“威~~,钥匙忘带了吧?小笨蛋。”

开了门却不是那家伙。

一个带鸭舌帽的少年交给他一份外卖,外卖的订单上还打着,“点我掐的准吧?约了执明,晚上可能会回来得很晚,抱歉哦,你早点睡,回来我检查。”

“这个家伙,多大人了?”他抱怨着,如果他不照镜子的话,怕是也不会意识到自己在偷笑吧。

位于市中心的一家餐厅。

这家店的环境不错,在忽略掉店里音量过大的口水歌的情况下。

执明坐在一个四人座的玻璃桌旁看书,哪门子书就不知道了,店里打工的学生估计他看得大概是什么《霸道xx爱上我》神马的,不过,他们猜的也没错,这家伙真的只是随便翻翻。

齐之侃从地铁下来就直奔过来,差点被地下的穿堂风把帽子吹丢。在这样的风雨夜能保证不迟到也是挺满足的他心想,当然如果跟他混熟了也会发现他是个踩点狂。

只是这次是被算熟而又不熟的执明给叫出来罢了。不会就是叫他出来吃个饭吧?还是为了一些其他事,比如蹇宾?不可能,蹇宾根本没有接手家里的事,估计就是天权那边想动手也不会傻到打他注意。

不过,他还真没想到,执明把他叫到一个如此雅致的餐厅……喝……喝一杯。

当然,他居然和他聊嗨了,也是想不到的。

他很晚都没有回去,盘算着蹇宾应该又会连夜工作了吧,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而如果他知道这个家伙把一口都没动的晚饭丢在桌上,接着电话就往外跑的话,怕是又有一肚子火要发在沙袋上。

沙袋上贴过好多人的照片,蹇宾同事的,那个色色的若老头儿的,其实他也贴过自己的,蹇宾吐槽过他变态,他也不反驳,他觉得他如果不是变态早就把他绑在家里了,不过,如果真这么做了,怕是连他齐之侃也不会原谅自己吧。

这是他的心里话,全都一股脑地倒给执明了,执明是个会聊天的,把他吹捧得乐颠颠的,虽然跟执明的故事相比,他的简直一文不值。

此时此刻,某个繁华地段的咖啡馆里,蹇宾和陵光正整理着录音笔里的信息,他们刚刚从出租车上下来,续命式地忍者晕车的恶心喝了几口加了很多砂糖的咖啡。

他们刚刚去了一个酒吧,慕容离生前最常去的一个地方,对,上面人还要他们继续查下去,其实蹇宾已经不想去查了,他觉得为了追求什么所谓的发展而用社会舆论对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击是不道德的行为,只是陵光说如果不是他们去,换其他人去,会有更大的负面新闻包围这个已经支离破碎的家庭,裘振在他身旁,帮助他整理着东西,蹇宾问裘先生怎么也跟了过来,但想过之前陵光坦白裘振是他家安排在外面的卧底,便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会和陵光有着一定的关系,他倒也不是想去给那个见都没见过的死人报仇,只是,陵光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在一方面还是想去尽力保护这个人,哪怕是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他有直接问陵光而得到了他想要的真相,并且劝告陵光,这件事情与你无关,已经结束了,不要放在心上,我们把消息整合一下,挑些无关紧要的八卦报上去就好,尽量不要伤害到慕容煦。

就是这样,蹇宾打着哈欠,他觉得,他回到家就会看到齐之侃的那张臭脸。

 

“小二哈,你说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执明脸有点喝红了,说话也带着若有似无的哭腔,“如果我当初就没见过他,那他也不会……”

执明人醉心不醉,他知道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以至于齐之侃认为执明只是在自责慕容离的死亡。

“其实,你这样做也不是没有道理”齐之侃拦下执明的酒杯。

“只是,执明你有没有想过他是真心要跟你过日子的呢?”齐之侃停顿了一下似乎是为了组织语言,“哪怕他从一开始是你说得那样居心叵测吧。”

一尸两命,一了百了,执明的态度应该是压弯慕容离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一开始像是要跟我好,可又老是不归家,后来报纸上,唉!”执明叹了一口气,“我问他到底想要什么?他还没来得及回答我就被带走了。”

当时执明在气头上,也没有追上去,事后他去找人,却是眼睁睁地看着慕容离从高楼顶上跳了下去。

“阿离,回来,不要再往前走了!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慕容离扫了他一眼“那,我要天上的月亮!”还是开玩笑的语气。

“好好,给你建一座高台!”

执明当时也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傻话了,他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那一瞬间,我真的什么都不想知道了”一个大男人趴在他面前嚎啕大哭,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劝他了。

“我真的…想把那样一个谪仙一样的人物给藏好捂好,不让旁人得了去,可!是我!是我亲手推开了他!”

该死的人是我啊!执明歇斯底里地哭嚎着,直到慕容煦出现把他带走.








这一章全是废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11)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