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14

蹇宾是在浑浑噩噩中醒来的,他是做梦被人追杀了吗?

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好像是在梦中也会晕过去一样。

“阿蹇!”

齐之侃好像一夜没睡的样子,眼睛红红的,怪吓人的,他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可又马上被齐之侃拉到近前。

“阿蹇,回答我一个问题,不可以说谎,知道了吗?”

像是哄孩子的语气,却可以叫人不敢违抗。

“那个是哪里来的?”

“那个?小齐,我是不是闯了大祸了?”

他试探着问。

“哪里来的?”

蹇宾只能从当初那些灵异事件开始仔仔细细地讲了一遍。

随后齐之侃并没有做出什么激烈的反应,只是用一种命令式的语气叫他接着睡,而且蹇宾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状况,非常累,累到动都不想动一下。

累到不想为自己即将到来的死亡追根究底,似乎睡梦中有什么东西在疯狂地吸引着他一样,可是他潜意识里却知道自己需要为此付出代价,愧疚让他无地自容。

“什么都别管,就是下了地府,我也会守着你,和当初一样……阿蹇别怕,谁都欺负不了你……”齐之侃轻轻拍打着蹇宾的脊背,希望可以通过这个行为来降低他的不安。

待蹇宾再次陷入睡眠中时,齐之侃拨通了慕容喣的手机号码。

“阿喣,回来了吗?我有件事需要当面问你。”

“在电话中不方便讲吗?我现在在收拾东西。”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有点不对,可那又的确是他本人没错,齐之侃不知道为什么回去注意这个无关紧要的,因为他已经把慕容喣归到嫌疑人这个品种里。

“事情很急,我需要马上见到你”

齐之侃停好车子后,急忙冲上了楼,粗暴地捶打着的慕容喣所租住的公寓房门。

“进来,门没锁。”里面的人没有出来开门的打算,难不成还真的是在收拾东西?

齐之侃抓住把手一扭,用力推开门,刻意使其发出碰地一声闷响。

“小齐?”慕容喣正悠哉悠哉地靠在软沙发上喝茶,那是他今天刚买的,齐之侃断定,这厮以前从来不喝。“你在气什么?”他明白刚刚齐之侃是在表达愤怒

“那个东西,是不是你搞出来的?”齐之侃一把抓起他的衣领。

“你冷静,发生了什么?”

“我要怎么冷静?是不是你!”齐之侃的红眼睛瞪着他,“我一家都栽了!”

他说完就无力地瘫在地上,慕容喣也得到了暂时的解脱。

“你是说那个视频吗?我这边有个U盘是阿离过世前给我的,还没来得及看”慕容喣缓了一会儿才起身去寻来,“我记得他好像给了很多人,还拜托我给执明也送了一个。”

“你……”齐之侃不明白,明明他这个意思就是与他无关,可他却没有一丝一毫被冤枉的愤慨。

“就是他!”

画面中,那个胁迫自己的人正于逆光处对镜头微笑着,然后从镜头的变换可以看出,被拍的人变成了主观的视角。

也就是说现在,他是以慕容离这个角色来看当初的世界了。

“他是常被人说三道四吗?”

“对,就是家族里的人,逼死慕容离,他们有份 ”慕容喣没有表露自己的态度,“不过,这些人都死了。”

“而且,齐之侃,你有没有发现这镜头一黑一黑的,像不像是人在眨眼睛?”

这个视频不是用摄影机录下来的,而是经由某人的眼睛来记载的。

“一般而言,人每分钟眨眼二十次,所以录下这些影像的可能就是……”

齐之侃已经吓得听不清楚阿喣在说什么了。

“阿离似乎是需要人来帮助他呢,还是想多几个人一起去陪陪他?”

慕容喣装模作样地对着齐之侃眨眨眼睛,像极了刚刚以及几天前他所看到的那个阿离。

评论(3)
热度(7)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