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11

“关掉吧,你会后悔的。”

像是在劝告他一般。

你会后悔的?什么会后悔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干嘛这么对我说话,他是在跟我说话吗?那五个字在他的耳边不断回响。

罢了,看吧,已经打开了,他又能把我怎么样?他憋着气,“看吧,我不怕。”

“好,会被亡魂吞噬的哦~”画面中的人似乎真的是一片好心,“现在走还来得及。”

“记得把这个给陵光看,不然”

齐之侃已经把电脑给关掉了,在他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可是画面只是一阵黑屏,那个还在播放着,“你这样很不尊重我,你会付出代价的……”

“你说谁呢?你说谁要付出代价?”

这次那个视频是自己关掉的,齐之侃再打开那个u盘,里面已经是空的了。

那么,现在,他将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他该把这个视频给陵光看吗?

算了,给陵光看也没用了。

齐之侃现在能做的,只有等那个代价的到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齐之侃看着床上整理东西的人,“蹇宾。”

“蛤?”蹇宾也是楞了一下,在他的映像里很少有人这样生疏地叫过他,而且他却并没有从这其中感觉到什么疏离感,好像这个家伙是要很正经地告诉他什么一样。

“什么事?”他停下手头的事情,回过头,用镜片后那双清澈的双眼看着齐之侃。

“没啦,我只是想搞搞特殊而已,还没多少人这样叫你吧?”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把他看到的告诉蹇宾,总不能跟他说“我见鬼了,他还要我付出代价,你信吗?”

“emmmmm,好奇怪的样子。”

“什么奇怪?我就是想搞一下特殊嘛,蹇宾、蹇宾、蹇宾、蹇宾……”

“哎呀,吵死啦!”蹇宾说话一直是柔柔地,现在也是,但是在他一个人的时候,真的就是个爆娇的。

“好啦,明天还要赶上早班车回去,一起收拾啦。”所以他还是不敢保证,如果他告诉蹇宾自己翻看了他的日记,以至于在日记里的U盘见了鬼,他会是什么反应。

第二天,凌晨4:00,天还是黑的,两人起了床,在不影响主人休息的情况下,离开了这栋神秘的老宅。

原本两人是准备去xx山顶那边看雪的,但无奈蹇宾还有工作,只能提前跟主人家说了,也谢绝了他相送的好意,二人需要搭最早一班地铁去火车站。

这个小城地处极北,好不夸张地讲,他们住的地方现在没有冷气是活不下去的,可是在这个时间,这个温度下,只穿T恤的蹇宾简直是不想活下去。

小太阳啊,我好想你啊,他的内心发出了鬼畜的呐喊。

他大概算早了半个钟头,齐之侃就趁这个时间去买点东西,原本他跟陵光出来的时候计算过时间,可是他不小心把那家伙跟便利店老板唠嗑儿的时间也算进去了,现在回荡在他耳边的,全是那家伙魔性的笑声。

突然手里多了一罐温过的咖啡,准确地说,还有点烫手,“有没有好点,我拜托那个阿姨用热水烫了一下。”齐之侃打开手里剩下的一罐喝了一口,他的手肘上还套着一个装满了东西的塑料袋。

蹇宾没有戴眼镜,也看不清里面是些什么,他现在只知道地铁里可能会暖和一点,“大概还有多久。”他习惯性地依赖齐之侃,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还有十五分钟吧。”齐之侃已经喝完了自己的那罐咖啡,他把东西放在不锈钢的长椅上,把蹇宾抱在怀里,“你可以先睡一会儿的。”

“我很重的!”

蹇宾发现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地铁已经开了一站了。

“没啦。”齐之侃对着他露出酒窝,笑得跟个小奶狗一样,突然,眼前人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骇人的剑伤,还在不断往外流着血。

“阿蹇!”齐之侃着急忙慌地拿面纸往蹇宾脖子上捂,怎么来的,那个伤怎么来的,会不会是那个人!

血已经渗透了面纸,顺着齐之侃的手腕不断往地上滴落,蔓延着,可蹇宾确一直惊恐地看着自己,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

这个时候,只有他们两个,那个来了,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评论
热度(12)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