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5




“饼饼,记得浮玉山?”

“之前去踏青的地方?”

“对,对于你和小齐来说是踏青,我和执明却是要做清明该做的事情。”陵光难得地稳重。

“不会是要去祭拜谁吧?”

“执明的一个好兄弟,莫澜。”
蹇宾看着他的眼睛,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兔子,也就是莫澜,从小跟我们一起长大,当时,慕容出了事,他陪着执明到这里来散心,结果……”
那年冬天,特别冷,三天两头就下雪,雪化了的时候,简直可以冻死人!

“这件事是我不好,当初我就不该,唉!”莫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

对于执明这段惨烈的爱情,他是相当自责的,毕竟他是那两个人的媒人。
“不怪你,是我对不起他……”执明忍住了想抽烟的欲望,他正在戒烟,从前的夜里,他烟瘾犯了的时候,慕容离就也跟着他爬起来,只准他抽一根,还央着他吐个烟圈出来看。
“我买一下啤酒,你是跟我去还是在这里等我?”
“你去吧,我去车里睡一会儿。”
“嗯,山腰就有便利店,我很快就会回来。”
……
“执明就去买了个啤酒的功夫,就被大雪困在了便利店里,雪下了一整夜,他根本没有办法去找人,但他一直拼了命地打电话,可直到他手机全没电了,兔子也没有回他……”

陵光的情绪好像不太好,眼睛已经红了。

“车窗…全是冰,玻璃上还有个大裂口……他在车里被冻出了冰碴子……”

陵光说到这里停顿下来。

“死得很难看,执明说。”

子煜替他补充了一句,“下午去找一下执明吧,我想,他应该知道的最清楚,无论是从哪一方面。”
执明是个模特儿,他之前在杂志上见过,一脸纨绔样儿,但人还挺好看,今天一见,真人倒是有些太瘦了,也没有陵光嘴里说的烟鬼啊,时不时喝一杯的气质。
“你就是饼饼吧?你好,我叫执明。”是他主动来给蹇宾打招呼的,称呼也比较亲切,这让他在玄关就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产生了好感,怎么说呢?

就是那种,只要你跟他说开了,就能跟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那一挂。

“先进来坐。”执明招呼了一下,他家的布置非常简单,什么装饰都没有,就像是为了住而住,但却异常整洁,跟自己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毕竟,自己家里,有一个在外人模狗样,在家里就内裤臭袜子乱扔的小老公。

“你们喝不喝咖啡?”
执明嘴上问着,但人已经往厨房走了,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个黑色的塑料托盘,上面是四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执明,这次我们来,是有事情要问你。”子煜说着,用咖啡捂了一下手。

“问我?干嘛?无聊到采访一个模特儿?还不怎么出名的那种?”
“不是,执明,我们问的是阿离的事情。”

陵光不想跟他打哈哈但还是尽量用最温和的语气跟他说话,慕容离死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得有多伤心,但这没有表示,他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情绪。

慕容离当时在执明的火锅店被人调戏,被莫澜救了,但打得不可开交,最后还是执明跟几个兄弟把人扭送到了警察局,当然,被抓走的人家里有后台,执明的店也没有再开下去。

“没事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我当时再不出手,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真的,不堪设想,那些人喝得大醉,有极大的可能会把那孩子拖到一个角落给办了,当时他映象很深,慕容离的上衣被撕了个大口子,裤腰带也被扯开了……

之后,他再见到慕容离就是在好几个月之后了,他跟他一起拍的封面,穿得跟个学生一样,“你原来跟我是同行啊?”

执明主动跟他套近乎。

“原来不是,只是我现在有家不能回。”

那孩子也不怕生,回答了他,还算诚恳。

不过,在半个小时后,被热心肠的执明带回了家的他就开始忸怩了起来。

“我找到住处就会离开的。”

后来,在他还没有找到住处之前,他就和执明有了实际性的约定,全是因为他们都喝了莫澜送过来的酒,执明说他会负责,他本身也喜欢执明这个人,两个人就这么凑合了。

两个人就这么凑合了一段时间,他就拉着执明去领了证,因为他有了,他希望他能跟执明带着他们的孩子一起好好过下去。

“那再后来呢?”

“我们结婚的那一天,他家人来了上次强迫他的那几个人也来了,告诉我他是逃婚出来的,叫我把人放了。我当时也气,由着他们把人给带走了!”

执明喝了口咖啡,回头看了看背后是擦得很干净的落地窗,“我觉得他一开始就在骗我。”

“可他们把人带走了以后,我就后悔了……”




评论(6)
热度(11)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