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4

“小齐,上面有要求你保密吗?”

“你又想知道些什么啦?”他信了蹇宾真的是在忙工作了。

“你们是不是在调查这个?”蹇宾从藏蓝色的书包里取出一个黑色的文件夹,他还保留着学生时期的习惯,背个大书包四处逛,不过还好,没什么违和感。

齐之侃打开了文件夹,大致扫了一眼剪报的内容。

“午休时间,陪我聊会儿吧,你不是也想知道得更详尽一点吗?”他不等蹇宾答应就擅自叫来了服务生“两杯咖啡!”他说完,定定地看着蹇宾,眼神中带着一丝挑衅,像是在说“你拒绝我一下试试?”

   “宝贝,你时间足够?”蹇宾无奈道。

“时间不够就晚上回家继续说,能跟你多待一会儿是一会儿!”

齐之侃在某些地方还是像个毛头小子,做事不记后果,尤其是在这种可大可小的事情上,蹇宾深吸了一口店中咖啡和红玫瑰混合的香气,顺便吐槽一下他年轻的丈夫。

“看在外面雨下得不小的份上,我答应你~”

“哦~,你知道那两兄弟的死因吗?报纸上应该不会写的。”

齐之侃说到这里,先喝了口服务员刚端上来的咖啡,才接下去说道:

“等等,我猜猜看,你是不是脑补出了一场豪门夺嫡同归于尽的大戏了呢?”

蹇宾懒得跟他打趣,上班迟到这种事,齐之侃敢做,不代表他也敢

“其实跟工作也没有太大关系,死的其中一个人是小孟,例行一下关心而已……”

“哦,顺便完成一下你的工作~”齐之侃一副“我早看透”的表情,“对吧?”

“那我都承认了,你还不告诉我点什么就不太好了吧~”

“你想知道什么?”

“死亡原因,你们所查到的。”

“唉!总而言之就是心脏突然停止跳动,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就不得而知了。”齐之侃叹了一口气,两个大男孩莫名其妙地死了,他不信中间没有什么的,估计也就是上面不想走漏风声,连他们都瞒着罢了。

“没有他杀的嫌疑吗?譬如被勒死或是……”蹇宾追问道。

“不可能,脖子附近没有内出血的迹象。”

“胃中有药物吗?”

“解剖之后也查不出什么反应。”齐之侃抱怨着,“就因为个解剖,楠宿集团的老太爷差点没把局子给掀了……”

“这么说来,这个案子还没有了结……”

“其实,也有可能就这么结案了~”齐之侃喊人来续上了咖啡,“毕竟真的可能是你想的那种豪门夺嫡~,不过没你想得那么小儿科~”

齐之侃补了一句后,趴在桌子上,用手支起头看着对面的蹇宾。

“也说不定是什么自杀殉情哦~,老太爷觉得家门不幸所以连警 察的嘴巴一起封上。”

齐之侃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件事,只见他噗嗤一笑,然后身体往前倾,低声说道:

“其实那算不得什么客运大巴,毕竟车上就两个人,司机去解了个手,回头就看到两个人抱在了一起,他当时提醒他们要开车了,他们还是抱得紧紧的,最后他自己忍不住了想去分开两个人,又被两个人的脸吓得跑了出去。”

“这也就是为什么些天才被发现的原因吧”蹇宾附和到,“两个年轻人就这么烂在了荒郊野岭,也是可怜。”

“真可怜,你不知道那两具尸体的表情有多吓人,我好几天都没睡好。”齐之侃的话听起来就像是在对普通朋友说的,搞得蹇宾不太自在。

“哦,那把铜钱剑你挂的啊?”
“我爸来了一趟,你不在~原本想给你保平安的,他说你身体不好,容易招阿飘……”其实真相是齐爸爸知道蹇宾怕鬼,特地给他准备的。

“之前有类似的案子发生过吗?哦?算了。”

蹇宾抬头看了眼咖啡店悬挂的老钟,指针指向一个不算太愉快的位置。

“要我送你吗?”

“算了,我找个小黄,再说,雨也停了”蹇宾拒绝了。

“好,那你路上小心。”

“饼饼,在吗?”

陵光打来电话。

“嗯,我已经到楼下了,上去再说。”

“这是七年前的一则讯息,具体的都在这里,如果你不想看我可以大致跟你说一下。”

陵光和子煜有忙很久,看子煜的样子应该是一夜没睡。

“子煜你还好吗?要不要去睡一下?”

“不用,有些事情,我需要搞清楚。”

“什么事情?”

“等我想想,再决定告不告诉你……”其实子煜刚才还是想睡的,只是先前的咖啡起了作用,想睡也睡不着,浑身就像裹在棉花里,你就是打他一拳他也不会有多痛,模模糊糊的感觉罢了。

“饼饼,你要不要喝一杯咖啡,我一起去泡一下。”

“不用了,刚刚有跟小齐一起喝过。”

“这几天,那个小家伙没闹吧?”陵光调侃着,想用一些闲话来逼迫他转移注意力,有些事情他不希望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子煜的事情他已经很后悔了,他不能再害了蹇宾。

评论(5)
热度(11)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