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3

又死了两个学生,警察局也开始调查这件事……

这说明什么?

“江湖小报又要搞事情啦!”若老头对此痛心疾首,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号。

他的关注点永远很奇怪,两个花季少年死在赶往学校的客运汽车里,不应该感到惋惜吗?

他们已经领先先其他报社太多,却还把别人的死亡当成自己的绊脚石,也实在太不应该了。

蹇宾在心里吐槽,他并不敢把这些说出口,而且配上自己那谄媚的表情,这样充满正义感的话会非常可笑。

或许,等他爬到老头子那个职位,连他自己都觉得,若木华的话没毛病。

他今天带上了眼镜,看上去异常斯文,少了以往的攻击性,他并不希望如此,但连续两个星期的熬夜已经使他的眼睛疲惫不堪,他自己都觉得,再不开始停一停,估计他就要去钧天军区总院报道了,他拿起桌上的报纸,寻找着他的上司希望他得到的信息。

他需要一字不漏地get到这些,即使陵光比他先一步看过那则讯息。

“死的是对兄弟,楠宿集团的两个少爷,钧大在校大学生,平时也不跟家里联络,被发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死了很久”蹇宾口述着自己所所总结下来的资讯,“等等,他们跟孟章是一个学校的,会不会有什么联系,我们要不要去那所学校调查一下,说不定会有想不到的收获……”

蹇宾说着,喝了一口手边的咖啡。

“饼饼,这是我的杯子”陵光幽幽地来了一句“喝了我的咖啡你就是我的人了~”

“哦,我会去刷牙的”蹇宾反怼到。

“等等,先不跟你闹,你们有没有发现,孟章和这两兄弟的家庭背景都很相似吗?”

陵光认真地太突然,叫人措手不及,“天枢集团和楠宿集团都是瑶光的分支,我们为什么不去那边调查一下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要找出他们死亡的共通点应该不算太难?”蹇宾附和到,他在一些方面上很欣赏陵光,如果不是陵光是个天天秀恩爱的家伙的话,他应该比自己在电视台还要吃得开。

下午的时候,蹇宾去了公安局,不是去干什么,更不是为了探班,说实话,他很害怕遇到自己那个一个多礼拜没有见到的老公,他还是怕齐之侃的,但他也明确地知道,齐之侃对他到底有多好,或许这种害怕真的是源于对这个大男孩的愧疚。

他觉得如果不是自己,他怕是会早早地有一个可爱的小孩,而不是跟自己在这里蹉跎青春,但他也舍不得跟齐之侃说出“离婚”两个字,他有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挺自私的,想这个男人就属于自己,一辈子爱着自己,就像平时他也不跟单位里那些爱慕他的同事挑明了一样。

反正婚否他们也知道,虽然虚了点,但他也可以说的上问心无愧。

可惜了,不想遇到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很有可能就会出现在街道拐角处,这句话来自大文豪沃兹基硕德。

“阿蹇,好久不见。”齐之侃拍了拍他的背,他狠狠强调了“久”那个字。

齐之侃一步一步把他逼到墙角,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迫感,蹇宾此刻特别害怕齐之侃在大庭广众之下亲自己,这是他很忌讳的,“小齐,你听我解释……我……”

他支支吾吾的,想给自己找个适当的说辞,但事到临头,他又想不到自己可以说什么,如果齐之侃不是只紧紧抱住他,他也不知道这种尴尬会持续多久。

“阿蹇,晚上我可以去接你回家吗?”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去打扰你工作的。”

“其他同事跟你打闹,我也不会吃醋……”

“阿蹇,你就让我去吧~~~”

齐之侃是属于低音炮那一挂的,但一撒起娇来又带了奶气。

有的时候,只有齐之侃自己知道,他是在求面前这个漂亮的青年,他希望他们这段婚姻不要这样遮遮掩掩的,跟偷 情一样,他委屈,他也不甘心,哪怕他知道,他心爱的阿蹇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但他就是不放心,他起码要去跟那些色狼宣布一下主权,这个叫蹇宾的人是他的老婆,他结过婚,两个人很恩爱,没矛盾,不要想着挖墙脚,仅此而已!

“好吧,晚上十点,到电视台楼下接我,不过可能还要等很久。”他不是太敢拒绝齐之侃。

他到底是怕他寒心的,他也爱他,只是自己还在别扭着。

评论(2)
热度(17)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