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套用《午夜凶铃》剧情,有做出改动)2


还有一个新同事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名字很奇怪,叫子煜,从琉璃来的,跟陵光住一个宿舍,挺腼腆的一人,还特别诚恳,诚恳到比陵光先一步成为了他老同学仲堃仪的挚友(maybe~~~)。

这事儿陵光气了很久,也有很久没有理子煜,但被拉出去私聊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嚷嚷着要分手跟他在一起了。

后来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呢?

没错,撞号了……

没关系,你不能跟我在一起,也可以成为我的家人,我还有个堂哥,巨帅!

所以,执明就成了子煜的男朋友。

最可怕的是,促成这段姻缘的不是陵光,而是执明那个食古不化的老师。

听陵光说,那一老一小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直聊到明朝那些事儿,甚至到了“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地步……

执明对他也挺有好感的,两个人就这么定了下来了,也算处了一段时间了。

“子煜怎么样?”

陵光颇为自豪地问执明。

“他是个好人,我一定会对他好。”

执明回答,不咸不淡地,说来也奇怪,执明这几年变化了很多,原来他自诩“万花丛中过,片草不沾身”一人,现在倒好,如果不是子煜出现,他怕是要当一辈子孤家寡人。

子煜知道执明还没忘掉那个人,那个人的名字他也不知道,那天他不小心拿错了执明的u盘,好巧不巧,那个u盘里也有一个占差不多大容量的视频。

所以他就看到了他……超狗血的剧情。

他自己都忍不住吐槽┐(‘~`;)┌

视频里是一个特好看的男孩子,左不过十七八岁,执明估计喜欢极了他,已经分了很久了,还留着这个视频。

反正他不相信是执明自己忘了删……

“你在看什么呀?哇,这是谁呀,好漂亮!”

孟章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差点把他从椅子上吓得滑下来……

“你来干什么呀?”

“你们不是快下班了吗,我来接小仪回家呀!”理直气壮地忘记自己还是个学生,也是没谁了,也不知道仲堃仪的品味为什么这么独特,娃娃菜有这么香吗?

他心里吐槽……

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这棵娃娃菜了,他自己也没想到,现在上面还让他查这件事,他心里也隔应。

他去公司买了块奶油蛋糕,想去陪陪仲堃仪,可以说是为了获取更多情报,也可以说说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

“自己不好好看路,还害的劳资一起被撞飞,我都跟他订婚了,还跟我来这一出!”仲堃仪说着把手上的啤酒罐扔进了离他挺远的垃圾桶,“我没把他刨出来打一顿都是对他最后的温柔!”

“我证都跟他领了呀!”

这一句就像放气中的皮球,末尾已经听不太清了,因为仲堃仪他哭了。

“当初,他追了我半年,那时候他还是个高中生……”

那年,仲堃仪刚刚上大一,害怕自己会变得无所事事而在附近的奶茶店打工,后来他自己也腻了,准备在月底向老板辞职,就在这时候,一个白嫩的小男生,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仲学长,你不做这个了吗?”

“嗯,要考试了,没时间。”

“我可以加一下你微信吗?”这娃娃脸已经红得不能看,但,语气还正常。

“我为什么加你?”

仲堃仪努力克制着自己的东北口音。

遇到喜欢自己的人,他肯定会装出一个最好的姿态。

而这种姿态,一直持续到干事儿的时候,孟章拍着他的屁 股说他好 生 养为止……

“你爹地我的翘臀是因为从小弹钢琴才肥硕的!”

(钢琴说:这锅背不起。。。。)

他还记得,他在考试的时候闻到过的栀子花的香气,出了考场才知道有个穿着绿格子衬衫的男孩子捧着大把栀子花等了他靠近两个小时。

他又想起他了……

“小仪,外面下雨,你要去哪里?”

不顾子煜的劝阻,冲进了雨帘里,天空是淡淡的灰蓝色,弥散在天地间的是和那天一模一样的香气。

仲堃仪摘了很多栀子花,手上抱不过来的全落到地上,浑身湿透了,被浸润了花香,子煜打着伞寻找无果,却在给熟人打电话的时候看到了狼狈的他。

“我只是又想他了……对不起……”

感情终归是克制不住了,他颓然跪在地上,“我……他……对我是真好……”

“我真幸运,可以碰到他……”

在万千人海中遇到对的人,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这是那人日记里写过的,子煜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来那几行跟执明像极了的字迹。

评论(1)
热度(15)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