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边城旧事4

“哟,那小丫头可真好看!”叶开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演员,她穿着一身红色的戏服,活像个女侠。

“这次就是要捧她”傅红雪说,他看着叶开的眼睛,“她是很好看的,好看到让人比不上”平静地陈述一个事实。

“.…..”像傅红雪这样不受撩的的,不多见。

不是该问一句谁更好看的吗?

“傅红雪,早上你好像没有戏的,不呆在酒店睡觉来这里吹冷风?”

傅红雪穿着黑色的连帽卫衣,紧身的牛仔裤皱皱巴巴地裹在过分细瘦的长腿上,整个人在深秋的阳光下白得刺眼,他弯着腰,逗弄着一匹颜色极好的胭脂马。

“都得给那大小姐捧场啊。”远处走来一个年轻男人,穿着白色的戏服,痞里痞气的,“晚上咱还得去公司的派对陪那小丫头玩呢!”

“我不想去。”傅红雪把手伸进马背上被晒得暖烘烘的毛里。

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吧,这是他个人的想法,陪着拍戏可以,毕竟随时待命,吃喝玩乐也要人陪着就恶心了。

“放屁!”那个红衣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了过来,翻身上马,人美声音也美,无论做什么怕是都会被原谅的那一种。

这个美人柳眉扬起,冲了他:“你听着,今天晚上,你要是敢不去,你就是混帐王八蛋,我就杀了你拿去喂狗。”她手里的马鞭,突然毒蛇般向傅红雪脸上狠狼地抽了过去。傅红雪还是没有看见。鞭梢一卷,突然变轻了,“啪”的,只不过在他脸上抽出了个淡淡的红印。

傅红雪还是好像全无感觉,但叶开看到他拉着马缰绳的手背上,青筋却又凸起。

   那女生见看傅红雪没有反抗,更是觉得他好欺负:“原来你这人是个木头人。”弯着腰,用修长的指甲在他白嫩的面颊上搔刮了几下,轻巧地避开了拿到红痕。

   耀武扬威过后,大小姐心满意足地把马给骑走了,金色的阳光下,石榴红的长衫很是好看,烧的人心里难受罢了。
    傅红雪这抬起手,抚着脸上的鞭痕颤抖起来。

叶开打着哈欠,就是有工作,他也不会起的这么早,还看了一出类似于霸凌的好戏,讲真的,这是他打过的第三十三次哈欠,他看着傅红雪,脸上若有似无的笑意大概表示着“叫你别干了没有?挨打了吧?”

欠扁得很。

傅红雪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他也就不欺负人了,要拉着人去吃一碗热馄饨,傅红雪也没拒绝他,甚至还由着他牵着走。

他本来就是个瘸子,叶开这么想也正常,他挺喜欢叶开,至少从长相上来说,他舍不得生叶开的气。

 叶开是个怪人,傅红雪也是。
    傅红雪虽是个残废,走得虽慢,但走路时身却挺得笔直,就像是一杆枪。

    叶开走路却是懒洋洋的,好像全身的骨头都脱了节,要不是怕傅红雪站不稳摔了,他自己能靠到傅红雪身上去。

“早上就没吃饭,这会儿多吃点”,傅红雪对吃的东西向来没有多大好感,叶开对此是不满的。

透过白色的热气,看着那人用勺子搅拌糟蹋着馄饨,他开始像一个老妈子一样bb起来,然而讨伐无效,自己乖乖地用起了另一份。

“我去接个电话。”傅红雪拿着手机出去,把叶开抛弃在露天的小摊子上。

不久之后,傅红雪没有回来,那个早上和傅红雪搭话的白衣人倒是过来了。

叶开道:“找我?”

    那人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是”

    叶开笑了,道:“找我干什么?我一没财二没色的。”

   那家伙说:“三老板想交朋友,想请你喝杯酒。”

 “行呀,除了我,你们三老板还是想叫傅红雪过去的吧?”

“对他有兴趣的人不少,三老板说了。”那人苦笑一声,“他是有些用处的,怎么就那么不乖呢?”


评论
热度(5)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