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边城旧事》第01章

9月天,阴沉沉的,似乎随时都会有一场大雨。

昨夜边城又台风,公寓楼附近的马路上都是一堆没有人好意思去认领的内衣裤,其放纵大胆的样式彰显着新时代的风采。

侦探叶开是老警*察李寻欢的徒弟,父亲当年涉及一场大案,且畏罪自杀,自生下来就由老师带大,虽然小小年纪就遭遇不幸,但却是个争气的孩子,人也活泼开朗,只是中央空调一样的性格让他单身至今,不过,谁见了都会夸上一句好少年的。

说好听了叫活泼开朗,说难听了,不过是一句没心没肺。

十年前接到了叔叔打来的电话,母亲过世了,留下一个收养来的弟弟,现在在某家公司当练习生,嘱咐他照顾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点消息都没有。

叶开拜托很多朋友去打听,甚至去美国的叔叔家,可这个孩子就像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一张照片,名字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而已。

“你妈妈把他刻意地藏了起来”叔叔说。

所以说,他也不知道他这个传说中的弟弟有没有混出什么名堂。

昨天,他去帮一个高官调查他老婆的外遇,晚上也顺势蹭了个饭局,在这个饭局,他一时兴起,从一只猪手下救下了一个醉酒的青年。

他不知道这个青年姓甚名谁,只觉得有些眼熟,就借着高官的面子把他带回了自己家。

他给青年洗了澡,把光溜溜的人扔到床上,打开衣柜给他找衣服,身后传来青年急促地呼吸声,他刚感觉不对,就被一双白皙瘦弱的胳膊搂住了脖子。

这人应该是被下药了,瑟缩着身体,直往叶开怀里钻,求着他怜惜一下自己,轻车熟路地过分。

“求求你,躺下别动就好,别动就好……”青年呢喃着,哄着叶开躺倒,自己跨坐在他身上,掏出了他的家伙就往身后塞。

叶开害怕了,抬手想阻止他,“等等,怎么可以!”

身上的青年躲开了他的手,有点急迫地将他含入了身体,撑着叶开的胸膛就开始上下起伏,“哈~……没关系的…啊…你不要怕……”又趴到他的耳边说道。

之后,青年没了力气,叶开翻身把他压到身下,压着青年细细的长腿,大开大合地侵犯着他,青年到后半夜半条命都快没了,依旧强打着精神,时不时喊上个一两声。

清晨,阴雨天浑浊地光线射入清明透亮的玻璃窗,照在干干净净地房间里,床上的被单都是刚刚换过的。

青年还在沉睡,簇起的眉头让人感觉得到他睡得并不安稳。

他又梦到了他的母亲。

十年前的黄昏,那个妖艳却病弱的女人,在金色的夕阳中如同枯槁的玫瑰一样,散发出腐朽的气息。

年少的他站在母亲的床头,任由母亲贪婪地用冰凉的手抚摸着他这张与亡父相像至极的脸。

“记住妈妈说的话,否则非但天要咒你,妈妈也要咒你!”

叶开进来的时候,青年已经僵直地坐在床上,毫无睡意,他的身上还穿着叶开的T恤衫,似乎有些过于宽松了,以至于叶开可以看到他突出的锁骨。

青年看着叶开走出来,脸上全无表情,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

他为什么不问?
  难道他已将昨夜的遭遇当作梦境?叶开很诧异。

“我去买了早饭,吃了再睡一会儿。”他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个青年交谈。

“你干什么?”

叶开见他没有回应就上前去抱他起来,不过好像把人给吓着了。一只手抓着叶开肩头,又似乎怕叶开把他摔到地上,再不敢动了,只能警惕地看着这个过分热情的家伙。

 


评论(1)
热度(9)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