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穿越千年来爱你(魏保安x白小爷)3

  所谓干三千年,湿三千年,不干不湿就三年,棺材里躺着的那个,相当幸运地成为了一具湿尸,外形相当完整,连身上蓝衣的花纹还都算得上清晰,而且更为愉快地是,墓穴里没有半个机关,却从未被摸金校尉采访过。

这座墓的随葬器物,数量不算多,值钱也是因为它们的老旧,真的说得上什么的,只有狄仁白到死都勒在怀里的长剑了,不过那似乎还不是他的,听一个工作人员说,那上面刻着一个同时代的将军的名字。

说来也不足为奇,这个人就活了二十多岁,就算是个贪官,手上也不会囤出什么金山银山。

        只是实习而已,更本不会让他们去看什么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这次让他们来纯粹是因为靠的近,费用低,这点他们早看清,而且,那些人给他们的确切消息也是跟野史上的差不离。

说好听叫实习,说难听点,不过是一群跑腿的,才两三天就已经累的不行,如果真的度过这一个月的实习期,那他不得废了。

“嘿,你们知道,那具尸体的胃里面有什么?”何痴情端着一份淋着辣萝卜干的蛋炒饭在白小爷身旁落座。

“啥呀?含笑半步癫?”

白小爷这个反应很正常,何痴情是个随时随地爆发野兽派演技的人,他也会下意识地配合一下。

然而,配合了以后,他一般会后悔很久。

“138颗半甜瓜子儿,这神探也是个吃货✧٩(ˊωˋ*)و✧”

白小爷努力掩盖着抽搐的嘴角,差点儿真的以为那狄仁白真的是被药死的。

“跟你一样si个ci货sa~”

“小白是挺爱吃的。”魏保安突然开口,似乎是要跟他们把这个话题给继续下去。

他把切得细细的萝卜干在饭里拌了拌,挖了一块塞进嘴里,“怎么可能不认识呀,那是啥感情呀?”

吃得还真香,白小爷在心里吐槽着,忘记了自己把盘子里的炒饭吃了个精光的事实。

“说说呗,他跟你什么关系?”

“那小子啊,怎么说,我跟他,青梅竹马,不对,竹马,竹马。”

“他武功不咋滴,人倒是挺聪明,长得也好看,白白净净的,就是有点儿不解风情,不然怎么可能活了二十几年还打着光棍儿,全自己给作没了。”

“我还记得,之前,杨家小姐跟他喊冷,他倒是自己先进了屋,还说,‘既然这么冷,那我就先进屋了,您也赶快回吧’。”

魏保安越说越激动,“这时候不应该脱了自己袍子给人姑娘披上吗?”

具体的也比较麻烦,他说的大概也就是那狄仁白小时候没什么人跟他玩,就只有他魏保安,还是因为他自己把人当成小姑娘,盘算着长大了娶回家做媳妇儿。后来也就当成玩笑不了了之了,那狄仁白是个但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主儿,小时候是“魏哥哥,魏哥哥”地陪着他满城跑,长大了成了个“注孤生”的冰块脸,人前是“此战凶险,将军保重”,看到他受了重伤回来,又还是那个扑到他怀里哭着喊“魏哥哥”的小白白。

魏保安说过要保护他一生一世,结果没想到自己先呜呼了,那娃子也没能多过个几年。

“那你知道他的那把剑是谁送的吗?”白小爷产生了一种被秀恩爱的不适感,不得已找了一句话插一下。

“哪一把?”魏保安听到剑还愣了一下,似乎狄仁白拿兵器是个多不可思议的兵器一般。

“就是上面刻着一串鬼画符的,长这样。”何痴情说着,掏出了手机,把群相册里的图片翻出来给他看。

“哎呀妈呀,这不是我给他的剑吗?那是我的名字呀,他还咋刻上去了!”

“这是把宝剑?”

“倒也算是,当时我砍了一大帅的脑袋,大汗赐给我宝剑十柄,多出来的一把给了他,真的没想到他会喜欢到把它带进棺材。”

后来,当白小爷知道剑柄上刻着的不止是魏保安的真名后,他已经不会在吃这个醋了。

那天,似乎是累极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了。再醒来时,眼前已经是漆黑一片,耳边是何均匀的呼吸声。

窗外亮亮的是什么?萤火虫吗?

白小爷穿上鞋,在睡衣外面披了一件连帽夹克蹑手蹑脚地摸到阳台上,山中的夜晚也是澄澈的,天空中没有云朵,但却在清黑色的幕布中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星星,月亮也好似大了一圈,如果不是那野蔷薇的香气,怕是真的会以为自己已经身处于万丈银河中再也回不来了。

恍恍惚惚间,刚刚所见到的萤火虫竟飞到了他的衣服上,还发出淡淡地蓝色的光晕,不应该呀,如果只是这么细微的光,为什么他在卧房里还看得那样真切。

“哎?”
身上的萤火虫突然飞起,直直往屋里飞去,白小爷悄悄跟着,它也似乎意识到这一点,跟他保持着若有似无的距离,带着他出了旅馆,走走停停,直到山间的深处。

“你想要带我去哪里?”

面对着比较陌生的环境,又是在这样无人的夜里,白小爷似乎不太相信这只小虫子,害怕自己会跟着它一起迷失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而突如其来的好奇心又使他无法停下自己的脚步。

“这不是那个墓穴吗?啊!”

一股力量把他推了进去,白小爷下意识闭上了眼睛,他不想在摔到地面之前还感受到视觉给他带来的恐惧。

没有预料之中的钝痛,周围好像还有强光的样子,他疑惑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

那个人是,魏保安?

是春三月,杨花似雪,魏保安穿着盔甲,人模狗样地站在波光粼粼地湖边,白小爷想看一看他身旁的蓝衣人,却不小心蹲高了,他还害怕着衣着相对怪异的自己被发现,却不曾想到不远处的两人根本没有看他一眼。

“呼~”他松了一口气,撑着身旁的柳树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摸不着那粗糙的树干,他的手直接插进了树里,人也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原来如此。

白小爷直接走到了那两人身旁,去听那两人交谈,却被那蓝衣人的样貌吓了一跳,那人不是他自己吗,他身上还有那把剑,他是狄仁白!

“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将军此行甚是凶险。”狄仁白先开了口。

“把公主平安送到南国后我就会辞官,从此再不过问庙堂之事。”

公主!那魏将军不就是在回湖国的路上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劫杀的吗?

“我可以抱你吗Burberry
让我在你肩膀Gucci
如果明天我们将要Fendi
让我痛快的哭出Celine ……”耳边是一段熟悉的音乐,咦?早上7:30,是场梦?

可是,这场梦真的好真切,他甚至会跟狄仁白一起担心起那个家伙。












评论
热度(21)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