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钧天后记4

毓埥到达玄武宫的时候,慕容离不在。

“哦,你小叔叔跟子煜去了饼饼那儿,说是测姻缘来着。”执明自顾自练着字,连头都没抬,其实这不是他的本意,阿离表面上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但知情人(子煜)表示,执明上次因为夸了陵光的新衣服好看而差点被慕容离把龟壳给拆了。

“小叔父,你在抄什么?”
“三从四德,不抄不行啊,前几天为了一时之快......”执明叹了一口气。

“蛤?一时......之快?”

“口舌之快!”

“小叔叔,你回来了?”毓埥突然朝执明身后挥了挥手。

执明马上换了一副嘴脸“阿离你回来啦!”

“靠,小兔崽子你骗我!”执明立刻马上变脸的本领让毓埥不得不佩服,“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啊!!!!”

“小叔叔就这么可怕?”毓埥的瞳孔突然放大。

“当然了,balabala......(此处省略3825字)......啊!”

执明一说完,脖子就被人从身后狠狠搂住“我就这么吓人?嗯?”

毓埥准备默默地离开,他不想突然被一句“阿埥,你说对不对”拉近战局,最后再变成两个人一起怼他的局面。

“等等!你不是来找我的吗?”

半个时辰后,那个本子在毓埥惊恐的目光中,被慕容离拿执明的牙给撬开了。。。。。。

“我就说嘛!他对那个艮墨池有意思,你们还不信”执明被打回了原型,只能趴在慕容离的肩头才能看到他手上的日记。

但还没说完,他的脑袋就在缩回王八壳儿前被敲了“闭嘴,让你开口了吗?”

“也没说不让啊!”

“小叔叔在心里说的呀,难道是你跟小叔叔心意不相通?”毓埥表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第二天,慕容离没有起来,鼻青脸肿的执明满天界找着消失的二侄子。

“你们有没有看到毓骁?”×N,“没有。”×N。

“你们有没有看到毓骁?”×N+1.

“他在我家屋顶”来自出门摘菜的艮墨池。

“他为什么在你家屋顶上?”

“师父不让他进门。”

与此同时,仲堃仪在院子里对着毓骁那个方向杀着一只鸡,他没有给那只鸡一个痛快,而是用着一把钝刀,那只鸡每叫一声,毓骁就抖一下,仲堃仪似乎玩嗨了,还借位舔了那把刀一口,再抬头一看,屋顶上那位晕古七了。。。

“哎呀,师父,你怎么能?......怎么能?”骆珉看到摔在血泊里的某骁,吓得脸都成了天枢的应援色。仲堃仪幽幽来了一句。

“徒儿,把这只鸡煮了,多放点葱花儿。”

“师父,做成口水鸡可好?”

“甚好。”

晚上的时候,毓骁被一阵食物的香气馋醒,“醒醒,吃了再睡。”模模糊糊间,他好像看到了艮墨池,挣扎着爬起来就抱住“墨墨,墨墨”

“哎呀!不是墨墨啦,老夫乃是堃堃。”

原来,在毓骁将要对艮墨池做出不礼貌的事情的时候,仲堃仪突然出来扫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最后毓骁还是被带回去了,而且是被拎着后领子提溜回去的,而且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一进屋子就被搁置在椅子上,被三个人围了起来。

“毓骁,你谈恋爱啦?”

毓骁淡定地喝了一口茶,大爷一样地来了一句“想不到吧?”随后对众人露出了闪亮的门牙“只可惜,怕是成不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满屋子准备祭拜列祖列宗的家长们全都盯着他看,死一般的寂静压迫得毓骁扑通一声来了个五体投地。

“孩儿不孝啊!”

原来,当初历劫的时候,艮墨池是不该到遖宿的,是毓骁偷偷改了戏折子,硬是把艮墨池跟他摆在了一处,然而,他没有想到。有一个NPC害怕慕容离祸害了他的国家,不惜用性命为代价串通艮墨池陷害人家。

结果艮墨池因为他升了星君,也因为他废了一身筋骨,也不知道是不是报应,毓骁回来的时候不知是被雷劈了还是怎么了,遍体鳞伤,经诊断,也废了。

执明一听,大腿一拍,“难怪人家看不上你,因为你已经不是尔康。”

毓骁还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子煜就特别激动地抓住他的手。
“小殿下,请详细描述您的手术过程。”

“什么手术?”毓骁不明白,“我只是被雷劈了呀?”

“算了,BA裤子,检查一下,看还在不在?”慕容离幽幽来了一句,众人表示赞同并在毓骁同学的臀部发现了一颗红色的痣,不对,不是痣,好像是被簪子一类的利器给扎的,但连毓骁自己也记不清这是哪里来的了。
另一边。

艮墨池大半夜地翻箱倒柜,就为了找一个玻璃球,他记得是毓骁当年给他的,说是可以封锁人记忆的,他也不是急着要,只是突然想起来有这么个玩意儿,“奇怪,丢哪里去了?”他嘴里嘟囔着。

(其实吧,某倩表示,事儿还没搞完呢~~~嘻嘻嘻。)

评论
热度(25)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