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白虎传说

开封无数少男少女伤了心,因为展大人有了家室。

有好事者问过那白衣男子的来历,展大人都是一句“阿蹇本无依无靠,烦劳多多关照。”

皇帝赐了一个宅子,他们也就搬进去了,其实说是一起搬进去,也只是他一个人而已。展昭依旧死守在开封府衙,就没怎么回去过,也不会主动在其他人面前提起这个妻子,就像他从来不存在一样。

阿蹇不会说话的事情,还是白玉堂送受伤的展昭回去的时候才发现的。

他们当时在查一个王爷,时间相当紧迫,他们的内应还是王爷的一个义子。

阿蹇用字条问过展昭,展昭什么都不肯告诉他,看了他一眼又很快撇过头,“你问这些做什么?”

他就不再问了。

其实,展昭不喜欢他,他一早就这么想。

……”

“那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你觉得呢?”

“BE,我赌5毛钱”

“你赢了,可惜没人跟你赌。”

外面天已经黑了,月亮散发出白色的光,齐之侃觉得,几百年前,阿蹇是不是也是守着这一片皎洁,坐在门槛上,等他的将军回来。

2018 1.1 0:00

开封府衙门。

“襄阳王如今被囚在王府里,待事情彻底查清便可定罪”

那个粉衣的公子拿着刚出笼的包子,得意洋洋地对包拯说,“呼呼呼,好家伙,真烫!”

“但愿吧。展护卫呢?”

“展小猫啊?他说他要跟他娘子好好联络一下感情。”

展府

“阿蹇”

“阿蹇你在家吗?”

“大人,夫人出去了”一个小厮毕恭毕敬地回答了他,“阿蹇去哪里了?”

“夫人没说”

“他没说”

展昭在竹屋找到了阿蹇,他好像知道他会来一样,就坐在木床上,静静等着他。

“阿蹇,对不起,我之前是怕……”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阿蹇就把他扑在了床上,当着他的面,生生变作一只白虎,尖利的爪子压在展昭的脖子上。

第二天一早。

“夫人请~”面无表情的展护卫毕恭毕敬地迎夫人进府。

阿蹇斜了他一眼,特别傲娇地扭过头走了。

……

后来展昭老死了,他还会在下一世等他。

“故事算是完结了。”

“对呀”

“可是”

“可是什么?你要不要跟我试试?”窗外的夜空被绚烂的烟花点亮。

“哦,好”

(故事没有结束,蹇宾讲的故事是有bug的,能找出破绽在哪里吗?)

评论(2)
热度(23)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