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白虎传说

2017 12-14 15:00

“对不起”

“为什么呀?我哪里不好?”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

齐之侃一把搂过了外卖小哥的腰,紧紧箍住“我喜欢他,这样够了吗?”

整个练习教室充斥着起哄声,但又恰到好处地结束。

“那个……不好意思啦,咦?是你呀。”齐之侃这才发现,这个人是甜品店的那个男孩子。

“那天,你是在跟我讲话?”

“嗯”

“蛤?”齐之侃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随意接了一句“你是店员还是专门送外卖的?”

“兼职的今天要考试,来不成,我就自己过来了”

那个男生走了,齐之侃追了出去,“等等”

“有事?”

“你弹的是什么?”

“重要吗?”那个男生强挤出来一个笑,苦苦的,“你连我都不记得了。”

“我都没见过你,我怎么记得你是谁?”齐之侃感觉他快跟不上了,扯住了那人的胳膊,气急败坏来了一句。

“好啦,我不对,你不要生气,我想重新认识你。”

“我叫蹇宾,你这次记住了吗?”

2017 12-23 18:00

外面下着大雪,玻璃的后面却是暖洋洋的世界,蹇宾已经是第三次把齐之侃叫到自己的店里,他请齐之侃刚出炉的点心和热咖啡,就是为了让他听自己说故事。

“对了,我上次说到哪里了?”蹇宾一双大眼睛看着他,怪可爱的。

“天玑国破,君主被擒”

“哦”

“然后,天玑王自杀了呀,我还记得”

“他没死成”

“没死成?”

“遖宿国主见他没死绝就动了心思,救下了他,却对他下了药。”

“下药?”

“对,一种让他把过去全忘记的药,可是却十分伤身体,他虽然活下来了,也不中用了”

“那那个蛮子还对他这么做?”

“懒得管他怎么想,你还听不听了?”

“听,听,你讲”

“遖宿国主突然娶了王后,新王后来历不明,也没有人问,王后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自从两个多嘴的侍从被割了舌头后,他自己也不敢再问了。”

“王后是天玑王?那将军呢?”

“死了,怀里还塞着他的虎纹佩,将军一直很喜欢,就像一直喜欢他。”蹇宾咳嗽了几下,咳的眼泪都出来了,他最近没有休息得好,“将军一直不知道,那玉佩是给王夫的。”

蹇宾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虎纹佩,塞进了齐之侃手里“这个给你”

“古董?”

“你说是就是。”

评论(1)
热度(37)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