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1006 8

齐之侃开始了一轮又一轮丧心病狂的复习。

因为在愉快的寒假到来之前,此人还有一轮又一轮的结课考试。

他的专业还是不太愉快的那一种。

大一学生,不知道套路,一般每一节课都会认认真真地作笔记,可是呢~,小齐同学混迹大二,已经是出了名的老油子了。

据知情人士言,齐之侃现在只要知道是先考哪一门课他就会在其他科目的课上狂刷这一门课的题型。

相信你小齐欧巴,绝对管用,他上次有评上三等的奖学金,虽然是因为有一部分同学因为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无缘综测。

但是,人家好歹评上了呀。

你诚恳的骁哥几乎就把课翘干净了,长期驻扎图书馆。这是煎饼上楼串门的时候知道的。

你不需要考试的仲大大讲,这个人每次都用轰的才走。

一定一定不能挂科啊~~~~~~

当年,你离哥还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学弟时评上了一等的奖学金,再加上他在笙箫社的活动中拿过奖,该有3500块进账来着。

啥,你问为什么没有拿到?

等会儿说!

算了算了,讲吧。

那时候的慕容追执明已经有好一阵子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那个执明就是个木头一样,一直无视,但说实话,经常看到此人把小姑娘撩得并不要不要的。

对对对,就是这个执明。他生病了,你离哥弃考了一门,导致他现在一分钱也拿不到,但是,执明有答应跟他交往。

而且,最屌的是,执明还经常为此感到愧疚。

其实,也不是全没有人在图书馆里过夜的,齐之侃在图书馆里复习,他就一夜没有回去,仲堃仪没有管他不说,还坐在他附近陪了他一夜,其实他是在跟旁边的煎饼联机打游戏,除了在中途两个人手牵着手上厕所,还用工作证打开了通道出去买了奶茶。

当然,手牵手这件事嘛,你侃哥是不知道的。

不然,他不会喝下他们带回来的热咖啡。

现在。。。。。。。。

北京时间7:30,阳光通过8楼阅览室的落地窗照在他们身上,通红的。

很安详,很漂亮。

楼道里已经奔腾着千军万马。

“一会儿等人来得差不多了,一起去吃个早饭吧~”

“好的呢!”

图书馆虽然贴心地给学生备下了冲泡速溶咖啡用的纸杯和热水,但早点之流的东西是绝对绝对不可以的。

“等等”,窗户外面出现了一片葱茏的绿毛。

毓骁的身手好得不像人,这还是被他哥哥锻炼出来的,可惜了,他曾经那个可以飞檐走壁的哥哥,现在,emmmmmm一言难尽啊。

曾经,因为他一个人的仪容仪表问题导致慕容他们一个宿舍上了学校黑榜,就这人,前几天还因为保养过度,脸上还过敏了。

“等我放下东西一起”毓骁翻进来用书本占了两个位子。

“还有谁要来?”

“小艮啊~,他目前还起不来。”

“禽兽,你对他做了什么?”

“天呐,齐之侃,你快拉住他呀!”煎饼拖着要掐毓骁脖子的仲堃仪绝望地呼喊。

 


评论
热度(22)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