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1006 (现代 道士齐×剑灵饼)3

齐之侃家门口有很多小猫小狗,这些小家伙看上去都挺萌的,但当你注意到他们的眼睛的时候,你就会像齐之侃一样排斥它们。

这些猫狗的眼睛带着一种怪异的苍老,就像图书馆那个新来的管理员一样。

那个管理员很年轻的一个人,蹇宾经常跟他聊天,感觉跟他比跟齐之侃还要熟。

蹇宾也经常跟那些猫狗讲话,齐之侃有偷听过,只是内涵文言文,根本听不下去。

那天晚上,齐之侃从信箱里拿回了一封信,打开一看,是一个类似求助条子的邀请,大概就是家有恶灵,请求帮助,来不来随你,死了不负责,其实说的很委婉,还添加了很多恭维的话。

字也好看,至少对于齐之侃而言还是很受用的,反正前几日已经把生活费赚足,屋子是师傅留的,不需要付房租,美滋滋,趁着学校举办运动会,就当去旅游。

他问蹇宾要不要去,这厮没有理他,用刚炸好的小鱼逗弄着从门口抱回来的猫咪,那样子要多傻白甜就多傻白甜。

说实话,这种事情一般是不需要问他的,蹇宾知道他反对也没有用。齐之侃去哪里,蹇宾势必会变成他的小尾巴。

齐之侃还记得,若不是蹇宾跟着过来了,那天的夕阳怕是都见不到了。

他一直觉得,蹇宾不是一般的剑灵,或许,他还有别的事情瞒着他。

上次暗算他的是个恶灵,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东西,齐之侃就是光明正大跟他对打都没有多少胜算。

他没有单独问蹇宾,他知道,蹇宾一定会编造一个让他无可反驳的理由出来。

至于那个图书管理员,到现在他也只知道他叫阿堃,他有跟踪过他,不为什么,就是吃醋。

阿堃不是剑灵,他周身气息是混浊的,齐之侃也没有在他家发现剑之流的东西,除了平日里有点放飞自我,家里还供着一套黄色的汉服,其他也没有什么。

齐之侃也看不出什么也就走了,顺便想带奶茶和鸡排回去来着,可刚走进奶茶店就看到正打着王者荣耀的蹇宾。他就之间上去叫住了他,蹇宾到是跟平常一样回了他一句“小齐”跟他说是出来买晚茶,顺手递给他一个煎饼。

蹇宾盯ing,他现在脸上就写着“我是一个诚恳的饼”。

齐之侃当时就没话了,他就吃蹇宾这一套,上次还在他的催促下把马桶用消毒液刷得洁白透彻,就像新的一样。

明明前几天只是干冷而已,约定的日期到了的时候,雪已经把外面的景物包裹了起来。

那是个偏欧式的建筑物,主人叫艮墨池,是个清秀的男生,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异样的漂亮。

艮墨池把烤得脆脆的面包跟煎到卷曲的香肠端了出来,让他们不要见外,叫他阿艮就好,当时已经不早了,所以并没有准备咖啡,热了两杯甜牛奶。

艮墨池在他们吃东西的时候告诉他们已经有个道士呜呼了,头都被扭到一边,就剩下一层皮挂着,碗口大的窟窿,黑乎乎的。

评论(3)
热度(19)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