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一世之久7

童英杰撒娇了。

“拜托,拜托,拜托……”脑袋在陈奕夫胸口直蹭。

像只爱粘人的小猫咪。

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对一个女生也说过“拜托”这两个字,他“拜”字说了很多遍,“托”字却都快哭出来了才只发出了的气音,而且一说完,就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个看到他示弱的女生,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部门招新摆摊,童英杰非要跟他安排到一起,看他这么萌,也就答应了,陈奕夫下午有课就先走了,结果他到下课才知道,因为这次换班,童英杰得一个人把3张桌子6把椅子从南区搬到北区,吓得陈奕夫抓起书包就往楼下跑,结果却被童英杰撞了个满怀。

“Jerry?”

“嗯哼~”童英杰突然认真地看着陈奕夫,把1他吓愣了。

“你怎么过来了,你那边不是活儿很重吗?”

“有几个军训的新生帮忙啦~”

“哦,这样啊~”陈奕夫表示自己有点吃醋了,把那个尾音拖得老长。

“谁帮你搬的?”

“长什么样子?”

“反正我不收←_←”

童英杰也是乐了,“就几个路过的,不是我们系的,别想太多。”

“那,亲一个,亲一个就不生气了。”

然而就在童英杰要亲上去的时候,他自己怂了,避开了,童英杰的嘴巴只在他的脸上按了一下。

“没谈过恋爱吧~~~”童英杰一脸玩味地看着他,“小~处~男~”

是不是处男你还不清楚吗?陈奕夫低下了头,耳边是童英杰放肆的笑声。

童英杰心想,如果把他按墙上亲,会不会把这个男孩子吓跑了。

看来,他是猜对了。

他们是见不得光的,或许是说,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多重要的关系。

大晚上招新,外面雨不小。

来的人也不少。

童英杰忙着对来一轮面试的新生忽悠,却也想在桌子底下撕了好几个学生的报名单。

有几个真的很欠扁,还有人撩他,不能忍!然而还是要保持微笑。

外面雨更大了,陈奕夫用自己的衣服尽力地给他挡雨,心里还怪得意的。

童英杰其实是陪他淋回去的,尽管,很明显,陈奕夫已经尽力了。

两个人都感冒了,陈奕夫面纸早上就用了一大包,童英杰第二天早上去买早饭的时候已经咳嗽得连话都要说不全了。

害得他想和室友回嘴还回不了。

自然也没有平时那么得瑟了。

那个周末,两个人都已经坦诚相见了,但无奈童英杰一直咳嗽个没完,陈奕夫把他拉怀里睡了,他也没反对,很快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童英杰生得白,但陈奕夫有印象他身上是有很多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伤痕的,他一直想好好看看童英杰的身子,可每次童英杰这方面的羞耻心特别强大,死活不肯开灯,而且每次过后的清洗从来不让陈奕夫插手,他也只好作罢。

这次他也算得了个机会。

就是他看了一会儿,幻想着伤口是怎样形成的,感觉背后发毛,用被子裹紧了童英杰,不看了。






评论
热度(15)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