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 24

“这两天有事情吗?”

见马振桓摇了摇头,易柏辰直接把他拉回了家,带他进了自己房间,招呼马振桓,“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叫他随便坐,马振桓也不是太纠结,大喇喇地坐在了易柏辰的床上,问了一下他家的WiFi密码就刷起了手机。

“威~~,马振桓,你就不能好好陪我说说话吗?我们好久没见了啦。”易柏辰对这个低头族相当不满,“威~~,你有没有听到我讲话啊?”易柏辰见马振桓不理他,直接把他的眼镜取了下来。

“干嘛啦?”,马振桓看着眼前有点模糊的人影。

“一起讲讲话啦,马振桓,你一点都不想我?”原来大家都会叫马振桓Evan,但自从易柏辰听马振桓说很少有人会叫他本名之后,就开始“马振桓”“马振桓”地喊了,他觉得自己这样叫他,会在他的心里更与众不同一点。

午餐点的外卖,易柏辰想多留马振桓一会儿,就先斩后奏,下了单“马马,留下来吃饭好不好,我都点好了。”

“嗯,好。”只要你想,我就留下来,后面的话马振桓没敢说出来。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一直克制着自己,易柏辰一开始给他发了好多消息,他一条都不敢回。

他怕断不干净,他不想拖累这个明亮的少年,像当初一样,他不想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可当易柏辰不再发消息给他之后,他发现,他根本离不开易柏辰,漂泊了这几年,他发现,他也渴望着感情上的归宿。

至少,在工作上面临巨大的压力的时候,他想有个人能听他抱怨。

至少,在生病的时候,能有一条带着粉色气泡的对话框“马马,好些了没?”

“你点的什么菜呀?”

易柏辰原本以为自己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他留下来,结果这厮这么好说话,易柏辰有一种失落感,又很快自我调节好了,自己骂了自己一句“易柏辰你受虐狂哦?”

“你自己看啦,手机换了,密码没换。”

外卖送来了,马振桓去拿的。

“咦?你不是那个,那个,那个谁来着?”外卖小哥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哎,这记性”觉得有点尴尬就对马振桓笑了笑,马振桓也对他笑了笑(其实,我原本想写zhouhao沦落到送外卖的,但我还是忍住了,还是写了一个质朴的外卖小哥,因为在女朋友房间里看到过马振桓古装的海报,所以特别惊讶)

"你早饭吃了不少啊,怎么这会儿还能吃的这么香啊?"马振桓像看儿子一样看着易柏辰,让小奶狗一阵恶寒。

"实在好吃嘛!你干嘛不吃啊?"

"吃不下呀~你塞冰箱里留着晚上吃好了。"

"我嫌弃你哦"易柏辰对马振桓做了一个貌似鬼脸的表情“我记得你以前挺能吃的。”

"那是以前"马振桓笑笑,"现在想吃这么多都是不可能的,胃会疼。"

易柏辰怕他不开心,就没再问下去。吃完饭给他热了一杯牛奶催他喝了,马振桓没有拒绝,蹙起眉头一饮而尽。

“靠,你要直播,你拉我干什么?”马振桓不是太想出镜,这会儿从内心到身体都在拒绝,可是那条小奶狗居然把他锁在自己怀里,他根本动不了。

“今天的直播,我多叫了一个人哦~马振桓,跟大家打个招呼啊。”

结果他只能乖乖的打招呼“嗨,大家”马振桓的声音没有闷在嘴巴里,再也没有人说他讲话听不到了。

至少,这次的直播里没有人说他声音小。

马振桓平时表情都是比较浮夸的,现在的样子乖乖的,倒可以看出当年的影子。

弹幕里:

易柏辰好帅

易柏辰唱歌。

.......

易柏辰弹吉他。

“你还在弹?”马振桓还是有点惊讶的,毕竟之前他提议易柏辰学这个还是临时起意。

他还记得,那是个比较仓促的排练,是那场很招人骂的演唱会。

里面有一个同事被安排着去弹吉他,易柏辰手痒也玩了一把,弹唱了一首《找自己》,马振桓问他什么时候学的,他说“不是你让我学的嘛?”

易柏辰看马振桓一直在发呆,有点不爽“威~~,一起唱歌啊?《无名将》来不来?”

“来就来”

马振桓还记得,这是那场网络剧的歌,是他们两个一起唱的,还成为了某站很多视频的bgm他们两个人唱过不少次,这次突然要他唱,他也没什么问题,就着易柏辰的吉他就唱了起来,这次伴奏的只有易柏辰刚买的吉他,音色真的不错,弹起来心情也好。

“......不怕漫天风沙将我埋葬,也不怕灭亡,只怕君只身一人独自感伤......”这句歌词就像一句誓言,也像一句情话,两个人唱起来,甜得像情歌。

后来,易柏辰想马振桓的时候,就会看这次直播的回放,再听他唱这首熟悉的歌谣。

这句话,真的很好听。

不怕漫天风沙将我埋葬,也不怕灭亡,只怕君只身一人独自感伤。

 

评论(6)
热度(16)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