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 23

易柏辰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他。

冬日的清晨,阳光穿过薄雾给整个世界铺上了一层金粉,如果不是这冰冷的空气的话,说是仙境也不过分。

那是家再寻常不过的早餐店了,尤其是在这样寻常不过的城市里。

在他踏入这家早餐店的时候,有一个高个子的男人正在跟老板娘交谈,那个年轻人很瘦的样子,穿着一件过于宽大的大衣,淡淡的桔色,配上他偏黄的发色,看上去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虽然听不清他们说的什么,但易柏辰从老板娘那跟着一起笑的皱纹可以看出,她应该是被面前的年轻人夸了。

要不,一会儿跟这个男生坐一桌,看上去不是狗仔,而且易柏辰本身也没有什么料可爆的,顶多就是把胖次正面穿三天,反面再穿三天罢了。

“阿姨,一份小笼包,一杯豆浆。”易柏辰看那个男生点完了,就走上前。

那个男生听见了他的声音,突然僵了一下,在易柏辰身侧停下了一会儿,又快步走开,在最角落的位置落座,翘起二郎腿。

鼻尖传来了一阵清爽的香气,刚刚的时间很短,但足够让易柏辰辨别出那个味道属于谁,只有那个人才有的味道。

易柏辰付了钱,走到那个人坐的地方,“不好意思,我可以坐在你对面吗?好久不见,想和你说说话,好不好?”

易柏辰习惯性把早餐买回去吃,他今天明明也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是,这个人就像看到脏东西一样躲着他,他就觉得特别不爽,可是他一看到那个人深深的眼窝,凹陷的脸颊,他酝酿了好久,一大堆刺耳的词句,却说不出口了。

千言万语,只剩下一句“好久不见”。

马振桓,我们真的有好久没见了,我好想你。

周末的清晨总归是安静的,店里除了他们两个人,就剩下和善的老板娘,而老板娘在把吃食端上来了以后就去玩手机了,而易柏辰刚刚说的话也像被抛入了无底洞一样,没有得到马振桓一丝一毫的回响。

马振桓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看穿一样。

良久,“你过得好吗?”像猫儿低呼,这是马振桓跟他说的第一句话。

马振桓瘦了很多,易柏辰刚刚居然没有认出来他,真的,如果不是刚刚那个味道,易柏辰自己也不敢肯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马振桓,他这会儿没有电视上鲜活,但也没有半分死气,软乎乎的脸蛋虽然不再,但终究岁月没有夺走他太多的青春气息。

哦,也是,他还没有三十嘛。

"还好,你呢?"易柏辰问完就后悔了,他这个样子,像过得好的嘛?

自觉尴尬,咬了一口包子,还给滚烫的肉馅烫了嘴巴。

马振桓只喝着加了不少糖的咖啡,面前的食物,似乎不能引起他多大的兴趣。

见易柏辰被烫了嘴巴,连忙把咖啡举到他跟前,示意他喝一口,易柏辰喝了一口,冰的。差点叫起来,但还是压住了声音“这么冷的天,你喝冰咖啡啊!”看马振桓被他吓了一跳,自己的目光也平和了些许“你胃不要了?”

“偶尔一次,没关系的”马振桓软软地笑了笑,露出酒窝,低声回了一句。

最后,马振桓被逼着吃了不少,才被易柏辰拉出去了,结果出去后没多久,他就甩开易柏辰的手,走到了易柏辰的前面“我该走了。”

可下一秒他就被身后的人抱住了“Evan~”好久没有人这么叫他了,现在大多数人会叫他名字的后两个字。这个英文名字再被人说起时,已经陌生了。

还记得那年夏末,易柏辰也是这样抱着他的,他还记得,那个怀抱很温暖,很舒服。

那天他刚直播结束,具体是什么活动,他也记不清了。

那天......

易柏辰默不吭声地跟在马振桓身后。他想开口,只是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他怕惹马振桓不开心,会导致他们之间奇怪的关系都被切断了。

“易恩,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马振桓突然停下了脚步,而导致身后的人撞到了他身上。

易恩怕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环住了马振桓,马振桓的人很高,但骨架却非常小,以至于他很努力地健身肩膀也依旧没有易恩这个半大的孩子宽。

易恩抱着他,他也没有推开他,甚至主动把手放在了易恩的胳膊上,把自己身体的重量托付给身后的人,白色光芒的路灯下,两个人以胸贴背的方式抱在一起,地面还是湿的跟空气一样,这场大雨送走了不想离开的夏天,也送走了路上的人群。

他们之间,想承认而不敢承认的关系不是可以见光的。

也就是在此时此刻,他们才可以光明正大地相拥在一起,享受只属于两个人的温暖。

雨停了没多久,路上似乎又可以听到行人的声音了。马振桓又跟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只是跟在他身后,回了宿舍。

 

......

 

“易恩~”

“跨越了四年的拥抱,马振桓,你还愿意接受它吗?”耳后传来呢喃。

 


评论(7)
热度(17)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