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 22

不要上升真人哦,谢谢谢谢!

 

 

 

“小齐~易恩~”马振桓看着已经睡熟的易柏辰,伸手轻轻摸着他的脸颊。“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们彻底分开了”说着马振桓的眼里出现了水光“不要怪我,好不好,嗯?”

“我想在你身边待久一点,可是”一滴水落在易柏辰的脸上,跟他的睡颜一样纯净。“我没有那个能力去保护我们两个人,也没有能力去守护我们之间的感情。”屋子里安安静静。

“小齐,如果你不是因为你的爹爹,你怕是不会愿意趟进天玑国这趟浑水”马振桓借着台灯温暖的光,看着易柏辰,边看边痴痴地笑。

他的笑,异样凄婉。

“小齐,我杀了若木华,当时责怪我的人很多”马振桓对着已经睡熟的易柏辰胡乱说着话,只有他睡着了,才可以对他说的话“杀了他,又怎样”。

“小齐,我很后悔,后悔没有彻底忘记你。”

“我为什么没有选择忘记你呢?你也觉得我很傻,对不对?”

“反正你都记不得我了,我忘了你,很公平啊,你说是不是?”

“小齐……那件战甲,好重啊……孟婆汤是什么味道的,苦不苦……”

马振桓伏在易恩的身侧,闭上了沉重的眼皮,眼眶里的水也终于被挤了出来。

 

“啊!马马!别哭。”易柏辰又梦到了他离开的前一晚,梦里,他以上帝的视角看着马振桓摸着自己的脸胡言乱语,当时自己没敢睁开眼,感觉他是入戏太深,在身侧听到平稳的呼吸声时,才睁开了眼睛。

为什么听他说那些话,自己也会心疼。

难道他易柏辰也是入戏太深了吗?

可是,为什么,三年了,心还会疼。

最后,spexial还是解散了,在2017年。

这是一件好事,只是几个合约没到期的还要在km蹉跎一段时光罢了。

比如马振桓和易柏辰。

易柏辰后来被挖到了内地,他发展得很好,也没有跟之前的兄弟有太多的联系,用他最喜欢说的话来讲,就是“一见欢喜,一别两宽。”谁都不是太想怀念那段苍白的岁月,但又舍不下那段感情吧。

至少对他易柏辰是这样的,他现在不是太想提起马振桓,他把他跟马振桓的那一段回忆概括为他一厢情愿地受虐。

马振桓在合约到期之后并没有续约,他消失了一段时间,易柏辰有去关心过,可是短信不回,微信不回,电话不接。

后来,易柏辰自己也觉得自己再往上贴就是不要脸了。

后来,屏幕上又出现了马振桓这个人,只是他不再是那个光芒四射的少年,他现在是个主持人,一个谐星。

他现在瘦得吓人,屏幕会把一个人的身体放宽,所以很多女明星都会去减肥,男明星也一样,只是马振桓减肥的原因有点让人无语。

他是为了节目效果,节目里经常有叫男嘉宾去秀身材,还需要一个鲜明的对比,马振桓之前因为没有时间健身,也不是太注意饮食导致整个人消瘦了不少,节目组就开始叫他刻意减肥,后来竟是把肠胃彻底搞坏了,他是再也胖不起来了。

对,这很好,男嘉宾一开始秀,他就会去耍宝,后来,后来甚至连有些女主持为了证明自己力气大不是花瓶,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把他打横抱起来。

一开始,突然被一个娇小的女明星抱起来时,他也是吓坏了,他怕摔下去,后来确实是习惯了,反正是混这一口饭吃,没这一口会死,被摔死也是死,还算个为了节目效果英勇殉职,落个好名声。

他现在笑起来特别夸张,行事作风也越来越像个小丑,易柏辰有一次回家,看到自家老妈对着电视机笑得前仰后合。。

“哎呀呀,这个小娘炮太可爱了,是谁呀?”易柏辰好奇也跟着看了看,看到主持人的名牌时候,差点叫出来。

马马,是马马!

真的,如果不去百度上扒皮,真的不会有人想到这个逗比会是当初风间澈,更不会想到他会是那个风华绝代的王。

但是,谁会去扒一个小丑的皮呢?

算了,这条路是马振桓自己要走的,关他易柏辰什么事呢?

就像当初,易柏辰一厢情愿地爱着马振桓,结果人家拍拍屁股走人了,他又以什么名义去怪人家?

易柏辰这几年交过几个女朋友,都没走下去,易柏辰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是他不爱她们,她们就像当初的易二哈一样,终究守不住一段没有回应的感情。

说来讽刺,他居然还爱着马振桓。


评论(18)
热度(16)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