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 19

那天,拍的是蹇宾帮齐之侃穿战甲,情绪到了,很难收住,导演一喊卡,马振桓就抱着易柏辰直接哭了。怎么哄也哄不住。

回了房间,也不知道怎么了,两个人亲上了,易柏辰松开了他说了一句“Evan,在一起,好不好?”

“你真心的?”可能是天气太热了,马振桓迷糊了半天才明白了他要说什么。

“真心的,Evan,我喜欢你,不是为了炒什么cp”马振桓听到易恩这么说也是一愣,易恩拉着马振桓的手让他能够坐起来,特别认真地看着他,至少这个认真是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易恩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非常黑的眼睛,却是清澈的,像是黑夜里的一汪清泉,现在,易柏辰就是用这样的一双眼睛盯着他,很久很久,最后还是马振桓先忍不住了,把易柏辰拉近了自己怀里轻轻地将自己的的脸颊贴上齐之侃的脸。

易柏辰觉得这种感觉挺好的,他就想这样一辈子也没有关系。

“易恩,谢谢你,谢谢你喜欢我”马振桓说着,轻轻推开了易柏辰,脸上又浮现出那样的淡漠疏离的笑容。

“Evan,你愿意接受……我喜欢你吗?”易恩说,他认为自己会有戏,但还是没有太自信。

“其实,易恩,你能喜欢我,喜欢马振桓这个人,我已经非常高兴了”马振桓的笑容莫名有些悲切“不过,那是不应该的,你不应该喜欢我。”

“为什么?”易恩有些急了。

“你还年轻,你有好长的路要走不是吗?”马振桓似乎想说什么,但又好像开不了口,只是默默抱紧了眼前的人,易恩回应了这个拥抱,马振桓可以感受到这个力度,这是他所迷恋的,“真的不应该,对你我都一样的”马振桓挂在易恩的怀里。

“马马”易恩在他身上蹭了蹭,像只找奶吃的小狗。

“易柏辰,我们有可能一辈子在一起吗?”马振桓把易柏辰从身上拉下来,捧着他的脸“一辈子,你敢承诺吗?”马振桓的手只是放在他的脸上,没有使劲去捏,“易柏辰,我告诉你,我喜欢你,非常喜欢你,我可能会一直一直粘着你,你不会烦我吗?”

“总不会24小时都黏在一起拉,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易恩听见马振桓喜欢自己还是挺开心的,但听到马振桓说自己会粘着他时,也觉得挺好玩的。

“易恩,不是我是不是小孩子,而是,你在玩游戏玩的开心,但这会儿我想你了,我打电话找你,会不会理我?你理我了,一接电话,发现我根本没有什么大事,你会不会生气,你会不会朝我吼。”

“易恩,你现在对我有兴趣,不过是因为你年轻,玩心重,但你就是再有兴趣也会告一段落吧,嗯?等到告一段落,你就会想,天呐,马振桓好啰嗦,好烦人,心思又深,想什么又不说出来,马振桓怎么又来找我了,又有什么屁事?

这时候,易恩,你对我还有兴趣吗?你到时候,指不定想怎么甩了我呢!对吧?”

马振桓还是那个幼儿园阿姨一样的表情,像是在劝易恩回头是岸。

这样打个巴掌又给颗枣子的做法却是把小奶狗给激怒了“马振桓,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如果你是想说你讨厌我,我大可以跟你保持距离,绝对不会再像个傻×一样缠着你。”易恩感觉自己说错话了,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收都收不回了。

易柏辰自己根本不知道,他的表情有多凶。

“你听,你已经开始烦我了,不是吗?你会让你身边一直有一个会惹你生气的人吗?”马振桓的声音听来既可怕又冷漠,他说话的时候会把声音闷在嘴巴里,Teddy每次用语音都要把音量调到最大。但易恩觉得耳朵震得疼“而且,或许在不久以后,你就开始讨厌他了。”

“这样,我的一辈子就毁在你手里了”马振桓盯着易柏辰说道。“我会陷在里面的,出不来的”

易恩,小齐,对不起,但是不行,真的不行,真的,不会有结局的,我希望能看着你,我希望看着你完成自己的梦想,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能看着你娶妻生子,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

如果我们在一起,那么这些都不可能了,我知道,你重感情,你不会为了这些抛下我。

可是这样,我怎么能安心呢?

我早知道结局,可我真的不想,真的不想把它一遍又一遍地重演下去,我这些不能跟你说,全都不能跟你说。

你是这样美好的少年,你的感情是那样的炽热,我想跟你有一段美好的故事,可是现实太残忍了,我不怕不能跟你在一起,只是,我害怕,我们在一起了不能相守。

上一世的阿蹇,保不住你,这一世的马振桓,只能乖乖推开你。

没有马振桓,你会走得更远。

 

 

 

 


评论(21)
热度(26)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