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 18

最近天气是越来越热了,内地拍戏安排得也非常密集。

剧组并没有准备什么藿香正气水抑或是其他防止中暑的东西,演员可以说是全凭借强大的内心在过日子。

但内心再强大也是有度的,易柏辰这会儿头特别疼,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憋气一样,就这么一动不动,任化妆师一件又一件地往他身上添着衣服。

屋子里点了好多蜡烛,一直在烧,冒着黄色的光 。

真的,隔着妆都能感觉他状态特别恶劣了。

然而,就在他快晕倒的时候,他听到了“咚”的一声。

马振桓砸在了地板上!

马振桓在下午就回来了,易恩有点着急,问马振桓是怎么了,马振桓无所谓一样地说“”,感觉就像刚刚去医院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一个陌生人。

“真的不要紧吗?”易恩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不要紧,谢谢你!”马振桓避开了他的手掌,礼貌性地又对他笑了笑,随后仰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小世界。

山间的桃花,清澈的小溪,不会怕人的小兔子,一幕幕在马振桓的脑海里浮现,清清楚楚,像电影一样。

他在齐之侃的背上,那个温度,他在这部电影里依旧是那个主角。

或许应该说,他依旧是那个故事的主人。

齐之侃把他放在了自己的床上,脱尽了他的衣裳,用粗糙的麻布沾了清水给他擦洗着,发现他已经醒了,迷迷糊糊地看着他。

“我不会伤害你的,不要怕。”齐之侃认认真真地看着他,像个小大人。

马振桓也看着他,摇了摇头。

我一直不怕,只要你在就一点儿也不害怕 。

叫醒他的还是工作人员。

他需要去补拍落下的戏。

他是一个演员,他需要要去演绎一个故事,即使他不希望那个故事发展下去。

当天晚上,小奶狗说什么都要跟他一起睡,根本推不开,而且小奶狗第二天还要早起,马振桓也不想跟他闹太久,也就随他去了。

第二天清晨,外面天半白不白的。

易恩已经准备出去了。

“房卡…………带了”

“钱包…………带了”

“好了,准备出发!…………不对,亲老婆!”易恩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在马振桓软软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后,像偷腥的小猫儿一样,乐呵呵地跑掉了。

床上,马振桓睡得很熟。

评论
热度(23)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