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 16

大冷天,太阳也不想早起,6点多钟了,天还是黑的,路上一排排路灯下已经有几个人在做类似晨练的事情,仔细看看,也有了几家店发出了亮光。

易恩在酒店的大堂里见到了跟他有约的彭昱畅,这厮居然穿的破洞裤子,而且洞大到可以看到他细白细白的腿儿。

“哎呀,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我真的不冷的。”看易柏辰一直盯着他的腿子看,彭昱畅就想起那天借宿在熊老师家被穿秋裤的老年人教育的事儿,嗷,熊老师的秋裤还是带脚蹬子的那种……

虽然,被熊老师搓热的大手揉膝盖挺舒服拉~😜

“今天也没冷到零下吧!”彭昱畅说着,又挤出一个招牌式的笑容。

老当益壮啊!96年的年轻人表示自愧不如。

易恩是在好久之前就认识彭昱畅的。

那天好像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节日吧……夜空中极其绚烂而密集的烟花🎆,不远处“咚咚”的鼓声,令人恍惚间不知身在何处。易恩在穿着清晚期大马褂的人群里走着走着,越走越迷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烟火气。

“唉?”突然,身后有个人把他拉到一边,“小弟弟,你拉我干什么?”

把他拉走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小孩子“他们在拍夜戏,你这样冒冒然走进去,会穿帮的。”小孩子想了想“别叫我小弟弟。”

“好呀好呀,小同学”易恩伸手摸摸彭昱畅的头,被彭昱畅摸了回去。

大街的角落里,两个男孩子,相互摸起了头,摸了好久……

后来,在剧组又见到了彭昱畅,又上去摸了人家的头“小朋友,又见到你啦”,周围人都跟见了鬼一样朝他看……

原来……小朋友是天山童姥……

而且还是个童心未泯,不服老的……天山童姥。

冬天喷防晒喷雾啊~,玩刚出来的游戏啊~……

最最可怕的是,体质好到不像话……

这不,你看看,他那条破洞的……牛仔裤……

跟满身暖宝宝的自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两人一起吃了顿热气腾腾的早点,但距离开工大概还有好久~好久~。现在干什么呢?易恩这么想着,跟着彭昱畅在大马路上闲逛着。

大概也还是一个多月前吧,他还跟马振桓在这个状态的马路上吃冰淇淋。

“物是人非啊~”易恩感慨着,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怎么啦?什么物是人非啊?”彭昱畅表示不理解。

“彭彭,你有喜欢的人吗?”

“蛤?”

几个小时后,睡到自然醒的马振桓钻在被子里刷到了易恩新动态。

照片里,帅不拉几的易恩恩同志翘着二郎腿坐在路边的石头椅子上,特邪气地看着镜头。

“早安,身旁好像空一位,要來坐坐嗎? ​​​”

哎呀呀,忙内会撩了~

他想撩谁呢?马振桓想着,吃了一口手边的冰淇淋。

“好凉~”

1月17号,马马接的新戏在北京开机了。

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的时候,易恩刚从剧本和咖啡里冒出脑袋。

断断续续几个月的拍摄……易恩恩表示“伤不起,真的伤不起。”

易恩盘算着自己还有一两个月就解放了,想给马振桓通个视频电话,结果一打开手机,就是这条消息。

他快休息的时候,马振桓同志却英勇地投身于前线。

可悲啊~

前几天易恩还跟马振桓视频过,当时他开的4G,而且穿得特别少,他早该预料到的。

布满白气的玻璃窗上被写上了一个“Evan”。

易恩捧着冒热气的咖啡☕️,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静静地看着那个“Evan”。

大晚上的,易恩想家人了,也想Evan了。

可是这么晚了,发消息给Evan,会不会打扰他休息啊?他会不会烦我呀?

算了,易恩把打出来的长篇大论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了。

易恩不经意间又看到了窗户上那个“Evan”,觉得自己特娘,就把它擦掉了。


还好还好,马振桓的那部戏主要还是在台湾拍摄的,易恩回去之后还去探了个班。

跟着进了他的房间之后就被马振桓推着坐在了床上,还没有反应过来,怀里就扑进来了一个温热的身体,“今天晚上能别走吗?”

易恩从落地镜看到怀里人的背影,好小一只,不是开玩笑,真的特别小,像只小猫儿,特别想保护他“好”。

那天晚上,他们依旧只是睡在一条被子里,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易恩想趁机再抱抱马振桓,被马振桓躲开了,他跟易恩解释说他怕擦枪走火🔫。

也是那天晚上,Evan因为被窝里多了一个人的体温而睡得特别安稳。

5月里,易恩又去上海了,这次他要去跟公司里刚签的一些新人一圈拍一个历史正剧,据说只是稍作改动了一些,添加了一些较为“吸引广大女性朋友”的因素,所以说,一个女演员都没有,连马都是公的……

里面的历史人物专业掐架,兼职搞ji,但还好,都是打的擦边球,无伤大雅。

这次他要演齐之侃,历史书上的天玑国上将军,而且马马临时换角色从遖宿王换成了饼饼。

只是,很可惜。

齐之侃是跟毓埥一起进的组……

马马暂时还来不了。易恩上飞机前,看着马振桓,又看着飞机场送情人远行的小女生。

要是马马也能踮起脚,噢,不是,是低下头亲我就好了。

朱戬的角色被换成了天权国主,就是跟阿离不清不楚的那个。

原因是,原本演大胡子的马振桓说他国语不好,没办法演……

所以,马振桓去演天玑国主了,说到天玑,真的好“基”啊!

每天都是在借着解战袍啦,包扎伤口啦玩抱抱,不过,还好还好,这下他朱戬不用去抱那个易恩了。

毕竟……两个攻是没有结果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帅哥演慕容离,有木有他结扎底迪好看了。

易恩是直接把马振桓以及马振桓的行李箱一起拖回自己的房间的。

伟晋是想阻拦来着,结果他一想开口,小孩儿就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行,你带走他吧,你比我更需要😞,只是Evan,你舍下我一个人,你良心不会痛吗?

“我的孤单孤单孤单孤单孤单孤单单,我的孤单孤单孤单……”

伟晋:不准给我放这支歌😡。

Evan的良心是煤油痛啦,就是有点后悔而已……

看着房间里精心码成一排的外卖盒子,Evan心想“伟晋,你还愿意收下我吗😭”

自那以后,易恩就像个小二哈一样,一有空就粘在马振桓身上……

大峰:易恩一起去逛逛啊?

易恩:不去~

马振桓:易恩,一起打扫一下卫生吧。

易恩:嗯嗯😊

评论(2)
热度(22)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