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 15


乐乎可以放过我一次吗?这次我是清白的啊~切莫上升真人,谢谢谢谢。

自那上次马马主动把易恩塞进自己的被窝以后,马马或者 popo的单人床上要么就空着,要么就挤着两个人了,当然,这两个人都没有把一起睡的事跟别人提起,包括团妈和小 Teddy。

有一次,王以纶来找易恩的时候,发现马振桓床上鼓起一个会动的大包,差点激动地发出尖叫。

结果,好失望,原来,易恩跟马马钻在同一床被子里打游戏。

后来,各自回过几趟家后,这种现象才开始有所收敛。

有所收敛,有所收敛,收敛的可不是一点点。

易恩在假期给马振桓发过一些消息。

“马马,假期愉快”

“马马,记得想我”

……

全是陈述句,马振桓也是哭笑不得,总是回复“嗯嗯,你也是”除了这句话,马振桓自己也不知道可以回复其他的什么。

同一句话,易恩觉得马振桓是嫌自己烦了,特别不好意思,而且这种不好意思在假期结束的时候攀上了高峰――马振桓不会嫌弃我吧……

他觉得马振桓是看他小 ,让着他,指不定心里怎么嫌弃他呢!

他虽然不至于内裤正面穿三天反面再穿三天,也不至于香港脚烂掉抠给马振桓吃,但他在一瞬间把马振桓刚收拾好的屋子弄乱也还是阔以的。

他又和马振桓生分了,故意生分了。

连马振桓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他了。

“易恩,你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

“点外卖就吃,出去吃就算了。”

“嗷”听易恩这么说,想一起出去吃的马振桓有点小失落“吃什么呀?”

“随便。”

再后来,他们忙于高雄跨年演唱会的排练,交流就更少了。

记得在演唱会后台,围巾说他想在新的一年里可以演一个有胡子的新角色。大概是之前在泰国被队友用口红画了络腮胡子,他自觉蛮帅吧。

虽然被记者吐槽是土地公,但是他还是对自己有胡子的样子蛮期待的。

不过易恩对那次演唱会影响深刻的原因却是那场演唱会没有出现幺蛾子,府城那一场他的麦克风声音特别大特别大,当场脸就吓黑了。

台中好跨年那场,团大和伟晋更是虐的一手好狗,猜成语6得简直是在用心电感应作弊的节奏……还有,晨翔,不就比划一下成语吗,为什么要搂Evan😡,你怎么可以搂Evan😭。

小奶狗也是会吃醋的好嘛!

易恩有很努力地猜,结果还是团大把答案“逢甲夜市”讲出来了。

这几场演唱会,把易恩同学回家囤的脂肪消耗得干干净净,可怜了心力交瘁还想长高的小奶po了。

他的Evan哥表示超心疼的说,奈何小奶狗最近不太搭理他。

后来,易恩要去上海拍戏了。

“易恩,要帮忙吗?”

“不需要啦😜”

“易恩,我送送你呀?”

“不需要啦~”😜

……

小破孩其实还是想跟他多说说话,可是他怕自己一开口就彻底破功了。

易恩,你需要……?

我需要!😭(来自易恩的内心)

在飞机上,周围人一脸讶异得看着易恩哇哇哭。

有个女生问了一下。

“哇哇哇哇😭,马马,马马,我要马马。”

“蛤?你想妈妈啊?”

“不是妈妈,是马马😭”


易恩在下飞机后打开微信。
马马的头像上有了一个红色的1。

点开
      “易恩恩,好好照顾自己哦~也记得想我哦~不然我是不会想你的😜。”










评论(1)
热度(28)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