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12

这次剧情可能有点快

还是那句话

如有冒犯,不要打我。

如要打我,不要打脸。

如要打脸,不要毁容。

谢谢谢谢,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嗯啊~”

一个青年正坐在另外一个青年的身上,用冰凉的身子去感受侵入者的体温。

这两个人或许认识,或许不认识,如果说认识,那么不过是一天,三两句话,甚至其中之一还被对方喊了一声“小娘炮”……

如果说不认识,那就只能是装的,两个人都是装的。

对,没错,都是装的……

查杰感到下面一空,又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才发现自己身体被朱戬翻转过来,以臀部翘起的姿势趴在床上。

“啊~”

朱戬居然用嘴巴接触上他的后门,舌头伸了进去,查杰甚至觉得有一条黄鳝在不断往自己身体里爬,肠道的四周顿时变得异常敏感,这样的感觉,逼得他不断的尖叫。

异样的酥麻把他的记忆带到了好久之前。

那一场争斗,慕容离和执明是两败俱伤,平和了一段时间的钧天大陆变得比当初更加荒芜,亲人,朋友,一个个离去,就剩下了互相仇视的彼此。

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了

兵临城下。

那一天,慕容离一个人闯进了天权的王帐,喝下兑了剧毒的烈酒,按着执明的头,一口一口渡给了他,执明没有推开,只是把同样满嘴鲜血的慕容离抱紧了。

他一把火烧了这个帐篷,以两个人的死结束了一场无休无止的杀戮……

前几天,拍杂志,朱戬看到查杰的时候,差点喊出一声“阿离”来,还好,他忍住了,憋出来了一句“小娘炮”来。

慕容离,不对,查杰好像不记得了,撇撇嘴,没理他。

后来,查杰喝醉了,他把他带回自己家,然后莫名其妙地不为爱地鼓了掌……

他原本想,反正慕容离不记得他了,干脆排完杂志以后就继续装二百五,一别两宽了。

可是……

怎么就……

算了,算了,之前的事就过去了,他要是愿意,就对他好一辈子,不愿意的话,那也行。

查杰也不是不记得之前的事,只是想在执明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避开算了,可在他在餐馆卫生间看到仲堃仪,要跟他算账的时候,那个该杀千刀的妖僧居然在他脸上撒了一种具有春天味道的药粉。

结果,就是……

查杰是被阳光吵醒的,睁开眼就看到朱戬放大的一张脸,看来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既然这样,这就好办了,反正就义的是自己,他执明,不吃亏。

有了底气,张嘴就说“那个,昨天是你情我愿,你不要在意啊~”意外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是带着某种不明情绪。

再一看,自己居然光着身子躺在对方怀里,尴尬的味道一下子浓了n倍。

“反正……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把推开了朱戬。

“卫生间在哪里?我想洗澡。”查杰挠了挠头。

“昨天给你洗过哦”

“哦”小查同学穿好了衣服,稍微洗漱了几下,“再见~”

20151109娱乐百分百录制完毕

易恩跟Evan今天都喝了好几杯可乐,玩游戏而已,至于用那么大的杯子吗?最最牛逼🐮的是,易恩居然是自告奋勇,一脸正气,特淡定的要求自己去喝的,可是几大杯下来,居然有了一种喝椰汁的感觉,特想吐,现在,怕是张开嘴,都可以吐泡泡了。

Evan也喝了两杯啦,不过回了宿舍就去卫生间吐了……

易恩半夜去上了趟厕所……,明明不需要,可是就是去了,在卫生间干站了一会儿。

就在易恩还处于懵逼状态的时候,突然一双手从身后轻轻揽住他的腰,温柔的摩擦着他的胸膛,温热的气息在他的脖颈上游走,还隔着衣服亲了他的脊背,然后就紧紧地贴在他的背上,勒了上来的是一副温暖的身体。

易恩深吸一口气,抓着身后人的手臂,把他整个人扯进了自己的怀里。

这次,是活生生的Evan哎~,不是古装小公举~

卫生间里有一面不小的镜子,把他怀里的人完完全全倒映出来,易恩看着镜子里面的他们,他有一种Evan被除他以外的人看光光了,怀里的人,好像有点lang。

突然,易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在Evan的腰上猛地掐了几下,像围围巾一样把Evan的胳膊环在自己的脖子上,托着他的膝盖和屁股,以一种坐在他手臂上的姿态,包着他上了离卫生间最近的床。





















评论(13)
热度(19)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