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 11

全当我在说梦话,如有冒犯,不要打我,如要打我,不要打脸,如要打脸,不要毁容。




这会儿看到易恩,马振桓依然想抽他一顿……

好像过了没多久,外面又变天了,天空灰白得像一张纸,雨噼里啪啦的,窗户上密集透明的雨点可以看出雨势并不小,而且不像那么容易停的。☔️

这样的天气里,有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真的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了。

如果不是挂在屋子里衣服有点点煞风景的话。

“Evan~,你在看什么书啊?”易恩放下了手机打算歇一歇再玩,意外发现,Evan一直在看书,好奇,想问一问,有意思的话也想看一看。

“钧天秘史~”

听到是本类似于《史记》的东西,小奶狗🐶当场就没了性质,“嗷嗷嗷~”。

“怎么啦?”马振桓依旧没有把脸从书上抬起来,喝了一口咖啡☕️继续看起了书。

“就是觉得你看这种书有点不可思议。”小奶狗打了个哈欠,“虽然我也看过啦~”

马振桓没怎么理睬。

“你看到哪里啦?”

“天玑篇”头也不抬,像是做任务一样喝了一口咖啡☕️

“饼饼啊~”小奶狗若有所思的样子。

      马振桓有点无语,简洁地纠正错误:“蹇宾。”

“不过,饼饼很漂亮的吧。”小奶狗自言自语地说,“不过书上画的不好看”。

马振桓抬起脸:“哦,为什么这么想?”

“为什么……你想啊,如果饼饼口味不好,齐之侃凭什么为了他去跟一群他根本看不上的老东西对着干?我要是他,我早就跑了,除非,饼饼是个值得他去照顾的人”

“值得他照顾?”

“你不觉得是因为齐之侃是被他老爸逼的?”马振桓想想又补了一句。

“我想啊,这只是一部分原因,我倒是宁可相信齐之侃是为了饼饼留下来的,这样好像会浪漫一点哦😊”易恩拿着自己的杯子,把速溶咖啡泡了。

“那样啊”马振桓好像提起了一点兴趣“你好像还有点研究嘛~”。

“因为~,我一直觉得饼饼是个漂亮姐姐”易恩略加思考,用勺子在杯子里搅动了两下,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响。“应该算好奇吧~”

“好奇?”

“你想想看哦,能吃死齐之侃那样的少年将军,甚至能让齐之侃陪着他一起去死,你说这样的人怎么不让人好奇呢?”

易恩说完对着杯子喝了一口,立刻就被烫得“嘶”了一声,差点儿把嘴里的咖啡☕️喷出来。

“你急什么。”马振桓赶快掀开被子,跳下床,捏开了他的嘴,仔细看了看,“还好还好。”

说着,对他的嘴里吹吹“痛痛飞,痛痛飞……”

易恩觉得嘴巴里面痒痒的,如果咬一下可以咬到他的嘴吗?会是什么味道呢?

易恩心里直痒痒。他忍不住合上嘴巴,悄悄用自己的嘴呡了一下马振桓的嘴,又不好意思一,松开了,但心里还是痒痒的,好软好软的说,真的好想尝一尝。

在马振桓从他面前离开的时候,没忍住用大拇指的指腹摸了摸马振桓的嘴巴。

“干嘛呢?”马振桓拍了拍易恩的头,靠近了他“想亲我啊~?”拖了特别长的尾音。

易恩的脸一下子从鼻翼红到了耳根,仿佛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似的,最后好像恼羞成怒一样,“才没有啦!”






两个人最后也没有去点什么外卖,直到真的快饿成仙儿的时候,才只好乖乖🌂往外跑,原本马振桓2准备各自撑着伞,结果易恩非把他的伞丢回了桶里,硬拉着自己往他伞下钻。

还好伞比较大,不然真的挺奇怪的。

转了一圈,两个人还是去了附近的饮食店。

看着铁板上并排着一块快深褐色圆形的汉堡肉,听着因为煎烤而发出吱吱的声响。烤肉所发出甜美的香气好象一群眼睛看不见的小虫,钻进全身的毛孔里,混入血液中,在全身的每个角落巡逻(村上春树《面包屋再袭击🍞》)

两个人提着装有汉堡的牛皮纸袋,在伞🌂也挡不了的雨势里飞快地往回跑,即使这样,身上还是一大片。

不过,在这样的阴雨天☔️里,窝在宿舍里吃着热腾腾汉堡🍔,暖暖的,小奶狗开始有一种莫名的归属感。

突然,马振桓问了一句,“易恩,你为什么要说蹇宾是个小姐姐呢?”

易恩看他的眼睛,“你真想听?不准笑我”
马振桓摇头:“好,不笑”他咬了一口汉堡🍔,抬头又继续道:“我纯粹是想知道一下。”

“因为~,这样小齐就可以把饼饼娶回家啦,到哪里都可以带上他,不会让别人欺负他啦~😜,好歹给我自己的意淫找个理由嘛~”

“嗷~~”这样啊~

评论(2)
热度(18)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