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 ⑩

全当在下在说梦话,如要打人,不要打我,如要打我,不要打脸,如要打脸,不要毁容,谢谢😊



我可以把他当作小齐吗?

就一会儿可以吗?

隔着热水,马振桓好像有点迷糊了……

其实吧,原本他是想把马振桓推到花洒下面就不管了,可马振桓好像就是傻了一样,任着热水把自己从头到脚地淋,哎呀呀,看上去还挺舒服的。

可等易柏辰把自己身上的湿衣服都脱了,拉到他的时候,才发现,水特别烫人,他赶快把马振桓拉开,他白皙消瘦的身体已经有好几块烫伤的痕迹……

“水这么烫,不知道躲的?”易柏辰晃了晃面前的人,马振桓只是痴痴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可能是总是“修仙”(熬夜)的缘故吧,黑眼圈不轻,看上去特别可怜。

易恩重新调了热水,拉着马振桓从头开始淋。这次水温真心合适,“嗯”马振桓低叫了一声,特像一只还在喝奶的小猫儿。

易恩技术不行,把马振桓白生生的皮肤搓得发红。而且,马振桓居然迷有推开他,如果不是他时不时抬起头看着自己,易恩真的觉得马振桓在他怀里睡着了。

好乖啊,易恩有一种“过家家”的感觉,而且,这次的娃娃好大一只。

马振桓不敢开口,他怕这是个梦,醒了就什么都没了。

没了,心得多疼啊?

易恩把身上泛红的马振桓裹在浴巾里,放在洗手台上,自顾自把地拖了,他刚刚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什么天理不容的大事,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马振桓🐴,他幻想了很多种解释,可听起来,好像都不是太合理。

最后,地也拖完了,衣服也塞进洗衣机里开始转了。

现在,不得不面对了。

“Evan,那个,我刚刚有没有?”易恩对着洗手台上坐着的人挠了挠头,不知道说什么“那个……”。

自己居然像老母对待儿子一样把自己的兄弟搓洗了一遍确实让自己无话可说,尤其是看着马振桓把小脸儿探出紫色的浴巾用带着小扇子一样睫毛的眼睛看着他的时候。

“那个……”易恩想摸摸马振桓的脸,又在还没有接触到的时候把手收了回来,总不能对他说自己没控制好吧!

而且,现在还想给他擦头发,还想把他抱起来亲手给他换好衣服塞进被子里……

易恩觉得好像有点变态……

但就是控制不了,像是一种奇怪的习惯,千百年前就有,无关欲望,无关情爱,就是单纯地想知冷知热地照顾他,在对方比他还大四岁,是他兄弟,室友的情况下。

“易恩,你想说什么?”马振桓想给小孩儿一个台阶下,又想逗他玩“,看小孩子脸都红了又不忍心了,“我困了,去睡咯!”跳下了洗手台。

“你也早点休息啦!”本来就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嘛~干嘛那么认真,马振桓腹诽道。

异床同春梦……

这上回书说道古装易恩把古装马振桓放在书案上大眼瞪小眼儿……

马振桓是半路插队入了梦的……

“不是吧,梦里也这么不给力呀……”披头散发的马振桓看了看自己的腰带都被解开了,他齐之侃还这么尬,简直不能忍!抬起头,看了看易柏辰上身的齐之侃,直接解开衣带,当着面脱了一件一件地往旁边扔,在最后一件类似胖次的布料被扔到大门口时,跨坐到易柏辰身上,光着身子贴上去,亲了他一口,就把双手隔着齐之侃粗糙的刺绣外套环在了他的腰上,紧紧贴了上去。

哇靠,这么主动!易恩恩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面上还是保持着生人勿近的冷静。

你!

靠!坐怀不乱啊?厉害不死你!马振桓在心里哀号几声,他想了想,这是在梦里,不丢人不丢人,反正没人知道。

忍着衣服摩擦guangluo的皮肤所带来的不适应的感觉,用身体蹭着齐之侃,手也在齐之侃的背上滑来滑去,最后索性闭上眼睛吻上他的嘴巴。

等易柏辰,哦u不,齐之侃开始回应了,马振桓就试着再吻深一点儿,且开始主动去解小将军的腰带,在把手环在小将军chiluo的腰身上时,拿身子在他怀里蹭了蹭。

易恩感觉不是很坏,就试着用一双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上薄茧子的手在马振桓消瘦的身体上摸了起来,,趁着在梦里,把好奇的,想看的,想摸的每一个地方,都去看一看,摸一摸,反正是在梦里,谁都不知道,😏,马振桓,对不起啦😊。

哇哦,他的nainai在梦里也好大两颗,颜色也好深(之前在下看到真主微博上那张po文“交作业”的照片意外发现的)小奶狗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张嘴添了上去……

哇哇哇,软软的,香香的,小奶狗表示口感好好~,好像在吃nainai啊😘。

“啊……”酥麻的快感从乳头传来,马振桓情不自禁的哼哼了一声,甚至自己挺高了胸膛,往小狗狗嘴里送,却在那里被小奶狗像喝母乳一样用力一吸时,变了调“啊!你干嘛?你干嘛?”

最最扎心的是……

马振桓在体会了好久当母亲的感觉后,人又被放在案上,他的“儿子”居然还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给他穿好了……😓

最后,马振桓是活活气醒了😠,而小奶狗却因为在梦里做了一直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儿,在软软的被子里睡得香死了😘

易恩是被秋冬上午金色的日光照醒的,马振桓正端着杯子往床上爬,身上是一件过长的衬衫,盖过了臀部,让他看起来就像是连胖次都没有穿。

“Evan~”易恩奶奶地叫了一声。

“哎呀,吵醒你啦?”马振桓呡了一口刚泡好的速溶咖啡,对着他温柔地笑了,说:“对不起哦~”

如果你知道我做梦都在想着把你吃了你还会跟我道歉吗?怕是会一口咬死我的心都有了,易恩歪着头“嗯”了一声道:“没有啦,我本来也快醒了~”带着长长的尾音。

“哦~这样啊~”马振桓刻意模仿着易柏辰的奶音,“那我就把刚才的道歉收回喽”然后hahahahahaha地笑了起来。

“这——?”果然……大解小解都没有Evan解,威~~~

淡定淡定,啊啊啊啊啊啊啊!Evan,Evan,不要光着腿在宿舍走来走去啊!



评论(6)
热度(22)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