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⑥

熊梓淇貌似注视着女服务生离去的方向,但又好像不是,马振桓也觉得有点奇怪,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了?那个高中生你认识啊?”一种不是太敢相信都语气,毕竟刚刚那个服务生太淡定了,如果不是在打工的话,刚刚对着他们挤出来的笑容也是不会有的。

“不认识~”熊梓淇说,“我都毕业多少年啦!”

“哎呦,你刚刚不是一直盯着她看吗?我都以为老仲要再开一朵花🌸出来。。。”马振桓眯缝眼睛注视着面前的妖僧,他觉得自己的直觉是对滴,至少老仲真的要开发🌸。

“不是啦”仲堃仪说,“只是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熟人”。

“那又为什么不去打个招呼?”

“因为……他啊,已经不存在了,永远都不会有了。”

熊梓淇闭上了眼睛想掩盖自己眼中的情绪,狠狠摇了摇头。

“对不起~”马振桓似乎明白那个作古的人是谁了,想安慰安慰熊梓淇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

还好,刚刚的女服务生这会儿来了,把他们所点的食物端到桌上,在熊梓淇的面前放上一个粉色的骨瓷杯子,里面是新注入的咖啡☕️,继而皱起清秀好看的眉头仔细确认菜是否上齐后离开。

马振桓趁机转移了话题,“哎呀呀,我说好的请你吃饭,怎么话题跑这么远了。”随意推了一道热气腾腾的点心到熊梓淇面前,熊梓淇仔细瞧了瞧,那刚出锅的东西貌似是之前吃过的萝卜丝油墩子,不过好久没吃了,也不敢确定,在台北的一家如此嗲气的饮食店居然能吃到江浙沪的小吃也是六到飞起。

五月天光渐长,窗外,夕阳浓烈的余晖晕染出金红色,慢慢扫在蓝蓝长空。也慢慢扫过男孩子的脸。

“明天的飞机✈️?”高个子青年往咖啡里加了砂糖后抿了一口。

男孩子点点头,叫了服务生,点了菜。

“有戏要拍?”服务生走后,高个子青年再次开口。

“快开机了,对了,志伟,你什么时候回去呀?”嗷嗷,原来“男孩子”只是长得嫩,他对着青年直呼其名,显然跟青年的年纪相差不大。

“小孩子”托着脸,感觉有点娘又把手放下了。赵总撩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

“同一班飞机✈️”

“啊?”

赵志伟又在彭昱畅的毛上揉了揉“飞机不一定会准时的。”他说。彭昱畅对此也无法否认。“哥还能陪你呆好久好久。”他说,“开不开心?”

“开心”语气有点敷衍了~,不过敷衍只是嘴上的,开心也是真开心。

(🌺您的好友公孙总撩已上线🌺)

天空中出现了透明的深蓝,也有渐渐扩张的趋势,烧灼的深红的云,渐渐变成了辅助,相当干净的样子。

店里的灯亮了,相当刺目的白光在咖啡色墙壁的店里似乎没有那么锐利了.

“舍不得小包子?”彭昱畅反攻赵志伟ing,口头上而已,两人清白得很。

“吃醋了?”

“我才没有!😰”

“没吃醋~干嘛这么问?”😈

――KO――

暮色中夹杂着低沉的暑气。  遥远的天边还有一片明黄。

马振桓和熊梓淇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他们已经在离去的路上,不过,又想各自再多送对方一会儿,可是现在,也不得不离开了。

“好了,老衲撤了,不要想我😘”

马振桓感到无语,一副表情像在说“NTNN别给林北(你爸)自作多情”。

“不逗你,真走了。”他说。

“嗯,路上注意安全”

“你也是”他说,“凡事莫强求,大不了我接收你呀😊”

“好呀好呀!”马振桓知道他在开玩笑。。。

通过空中高飞的夜鸟的眼睛,我们从上空捕捉着都市的姿影。在广阔的视野中,都市看上去仿佛是一个庞大的活物,或者犹如若干生命体纠结形成的一个集合体。无数血管一直伸到无从捕捉的身体末端,血因此得以循环,细胞因此得以不断更新。送出新的信息,回收旧的信息。送出新的消费,回收旧的消费。送出新的矛盾,回收旧的矛盾。身体随着脉搏节奏而四处明灭、发热、蠕动。(村上春树《天黑以后》)

马振桓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联系人里找到“小齐”打出去,看着暮霭沉沉打出去,等待对方接听。

易柏辰此刻正在卫生间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他舍友的照片。

突然,照片的主人打来,差点儿断子绝孙……

强装镇定“Evan哥”。

“嗯,好,谢谢哥,随便,吃什么都行”






外面特别热,易柏辰龟缩在宿舍里,马振桓也不例外。

就连刷手机的动作也保持一致。

这次好不容易拍完《SpeXial Life泰青春写真游记》也才有了那么一扣扣的假期,原本想出去浪一浪,结果,外面跟烤箱一样,生鸡蛋出去荷包蛋回来……最可怕的是……晒啊!

易柏辰刷着贴吧,等回复。

没错,他的主贴就是“最近总是做春梦怎么办?”

1024:在线等,急!急!急!(好像也没多急)

①:楼主今年多大?

楼主 1024 回复 ①:偶18鸟🐤

②:青春期,很正常。

③:同意楼上^ω^,小学弟不怕不怕啦!

④:楼主记得balabalabala

.…………………………………………………………………………………………………………………………………………(此处省略n人n回复n字)               

1024:真的呀?那就好,吓死我了!

                                〗

🌺画外音:其实,易恩恩,你有没有发现你自己抓错了重点啊!

你现在应该问的是:总是在梦里把相同性别的人睡了怎么办吧……🌺

手机突然的振动吓了易柏辰一跳,“喂?”

“您好,外卖到了。”来自外卖小哥。

“嗷嗷,好的,马上来!”

“怎么这么急?”马振桓看着从空调被里爬出来飞快穿裤子的人“我去不就行了-_-||”

“鼻要鼻要”小二哈跑出门“哥你等我。”

评论(1)
热度(30)
  1. 七只影曼倩 转载了此文字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