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她将军家嫡出的小姐。

他原是个小乞丐,被出门定耳环的她带回家,他记得,那天她腰上挂着一个玉香囊。

他一开始很害怕这个陌生的地方,常常一夜难眠,

他喜欢她,她也对这个名义上的弟弟十分疼爱。

他时常在放课后替她去买些刚出锅的芙蓉糕,压碎了,她也吃得非常开心。

她也会在他生病时照顾他,不眠不休,三天三夜。

他半梦半醒之间,看到憔悴的她,决定要让她幸福快乐一辈子。

他们就这样无忧无虑的长大了。

他为她定制了最好看的嫁衣,可她还没有来得及穿上就入了宫成了别人的新娘。

他才明白,他们是云泥之别,永远是不可能的。

他成了将军,皇上忌惮了,屡次打压他,他也吃过不少亏,但是只要能保护她,怎样都行。

她后来病得厉害,太医奉命走过场,外面也不知道她的情况。

他仍旧傻傻地拼杀于战场上,全然不顾什么功高盖主,他不知道,他不是在保护她,而是在害她。

他总在梦里看到她,她拉着他的手,看着他,“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她很认真的样子。

她回过家,在老将军死后,她已经凹陷的脸苍白得吓人。

她把香囊给他,她一直戴在腰间的那个。

她后来病死了。

将军一把火烧了自己,腰间是她赠予他的香囊。

香囊里没有香料,只有她病重时写的字条。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写着玩的,图片百度找的。

评论(1)
热度(1)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