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你可仍愿走 ⑤


ooc,请勿上升真人^ω^

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艳丽的夕阳照耀着市中心的某一个繁华地段,穿着学校制服的女生结伴走在归家的路上,仲堃仪下了520公交车🚌后急匆匆穿过十字路口。步行二三百步进了一家名字有点刻意卖萌的饮食店内。当然……这家的服务生的制服也挺萌的,而且,在某些方面上有点像动漫里的女仆,就差几个蝴蝶结还有猫耳朵了,“这是什么鬼地方?阿蹇怎么好这口……←_← →_→”(四处打量,自言自语ing)。

这家店的装潢对于一个东北大老爷们儿来说是有点太嗲了,但充分的照明和宽敞的空间以及可以掩盖人交谈声音的日系背景音乐,都是萌点。

仲堃仪找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坐好,训练有素的店员立刻拿着菜单过来,他点了一杯咖啡后就开始不断往这家店落地的玻璃窗外看。

直到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后,仲堃仪的目光才落回刚刚才在自己面前落坐的一个男生身上。“嗨,Evan同志,和你的新舍友相处得好吗?”仲堃仪从手机小说上抬起头,带有一丝揶揄地看着面前的男生。

“你猜~”,马振桓想整理一下衣领,便把连帽外套上的大帽子带到头上,帽子上居然恶趣味地有两个尖尖的耳朵,马振桓本人就长得像只小猫儿,到也没有多大的违和感。

“我不猜~”仲堃仪,哦不对,熊梓淇的声音变的可爱了很多,完全没有了当年的锋利。

白色的餐桌上有一个淡绿色的咖啡杯,上面有一个黑色的图案,此刻正一股股冒着白气,熊梓淇定时把咖啡杯送往嘴边,但又不像喝得津津有味,无非因为眼前有咖啡而作为任务喝喝罢了。他想喝点小酒,不过,不合时宜。

“齐之侃”马振桓把帽子又放下去,露出一头新染的咖啡色的毛儿,在玻璃窗外投进来的光线下,泛着淡淡鎏金色,“那个人是小齐”。

“呦,你们~”熊梓淇脸上多出了几分玩味,“有木有那啥啥,快快从实招来,饶你不屎!”

“他不记得我”马振桓一副你想多了的模样,“大概喝了汤,还不少……”

“那……你失望吗?”熊梓淇想想自己刚刚说的话,自觉有点尴尬,又有点同情眼前的人,他看上去没有当年那么凶了,原来的他被齐之侃宠得像个小泼妇,现在像是没人疼的娃子一样,收敛了不知道多少,温柔的像个假人。

“为什么问我会不会失望?”

“你不怕他一直想不起来你?”

“能陪着他这么长时间也不错。”马振桓弯了弯猫儿一样的眼睛,傍晚的阳光下,眼睛亮亮的,似乎带着眼泪。

“你呀~”熊梓淇叹了口气,也没打算再问下去。

店里流淌的音乐突然换成了甲壳虫的《挪威的森林》,当然系,现在大概已经没有人听这首歌了。那两个人倒对这首歌不太陌生,还能哼哼几句,这家店附近有好几个国中,所以在店里吃饭喝咖啡,的大多数是学生,服务生里也开始多出了几副稚嫩的面孔。

两人大致扫视了一遍食谱,决定吃什么以后招了招手。

一个女服务生拿着夹着纸的板子轻快地走过来,虽然还小,甚至秀气的五官还没完全长开,但就冲她脸上极难察觉到化过妆的痕迹以及轻车熟路的样子,可以看出她至少已经在这店里工作了一两个年头的时间,至少,穿这样的制服面部表情依旧这么自然,也是要有一定的心理建设。女服务生又把他们点的东西读了一遍确认。

女服务生确认完毕准备离开的时候,“再给我加一杯咖啡。☕️”熊梓淇指着眼前的咖啡杯说。“明白了,咖啡马上送来。”女服务生便拿走了那个杯子,往后厨的方向走过去。

“哎!彭彭。”他们旁边座位上有人朝着熊梓淇身后的位置招招手,马振桓察觉到动静,下意识扬起脸,看着站在熊梓淇身后不远处的男孩子。那个男孩子真的不大,高中生吧,如果不是身高的原因,真的会觉得对方会更小一点,两个人的视线相遇,马振桓觉得不太礼貌,对那个“小男孩”露出一个表示没有恶意的笑,“不好意思”。

男孩子没有答话,但却回应了一个笑容才坐下去,很灿烂的那一种,让这个男孩子看上去相当干净。

(ps小葱已经长出来了呦^ω^,这一章熊彭没有的交集,但以后会有的,还不小。)

评论(1)
热度(38)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