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生产狗血,我就是狗血本血

关于

午夜凶铃13

“这些年,你还好吗?”裘振想去握一握陵光的手,又想到了一些无法否认的事物,抓紧了自己的衣角,掩盖了自己的局促。

“是我们陵家对不起你。”

“我父亲是自愿的,我也是。”当年,啓家老爷子刚过世,啓昆孤立无援,就是陵光的父亲让裘振和他爸裘天豪去钧天做了卧底,虽说裘振成功地刺杀了啓昆,可裘天豪却因此身亡,裘振也进了局子,再后来,当被养在旁系家中的陵光得知这一切的时候,裘振已经被保了出来送到了国外。

当然,当时陵光已经恨了这个家伙好久,在突然知道真相的时候,他却是意外地平静,再后来他的爸爸过世,父亲开始操持陵家,他也算得到了真正的自由,起码,身上不用背负什么乱七八糟的使命了。

“你们认识?”公孙...

午夜凶铃12

 “小齐!小齐你醒醒!”,蹇宾一开始只是轻轻拍着齐之侃的脸,到后来见他还是迷迷糊糊的,嘴里也说着一些不清不楚的东西,他也是急了,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可看着齐之侃已经有些泛红的脸蛋,他却又有些心疼了。

齐之侃清醒过来不,准确来说是被痛到清醒过来的时候,蹇宾正一脸凝重地看着他,他抬手想再确认一下蹇宾的伤势可他的手却是颤抖的,肘部也像被用橡皮筋一层一层地圈起,抬不起来了。

什么?

他不可置信,蹇宾脖子上那道可怖的伤口竟然不见了!

早晨7:00

“阿离,小心点,别乱跑啊,阿离,慢点!”慕容煦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你这死孩子,怎么还摔倒了~,摔疼了吧?”

他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想去扶...

午夜凶铃11

“关掉吧,你会后悔的。”

像是在劝告他一般。

你会后悔的?什么会后悔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干嘛这么对我说话,他是在跟我说话吗?那五个字在他的耳边不断回响。

罢了,看吧,已经打开了,他又能把我怎么样?他憋着气,“看吧,我不怕。”

“好,会被亡魂吞噬的哦~”画面中的人似乎真的是一片好心,“现在走还来得及。”

“记得把这个给陵光看,不然”

齐之侃已经把电脑给关掉了,在他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可是画面只是一阵黑屏,那个还在播放着,“你这样很不尊重我,你会付出代价的……”

“你说谁呢?你说谁要付出代价?”

这次那个视频是自己关掉的,齐之侃再打开那个u盘,里面已经是空的了。

那么,现在,他将会...

山间记

呜呜呜,我写崩了,明明不是想写成这样的。。。。。。


深山翠林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多了一间竹屋。


   风雨把回廊上铃铛吹打得连连作响。


  “该来了。”屋子的主人看了一眼案上的牌位,仰头饮了一口陈年的老酒。


耳边传来叩叩声,“抱歉,来晚了。”来人身着红衣,手上刚收好的伞还滴着水,小脸儿煞白煞白的,叫人好不怜爱。


 “梅雨时节,淫雨霏霏,陛下肯挪步来寒舍,要在下多等一刻又如何。”屋主人再度开口。

  “有求于人,还是自觉一点地好。”


来人...

这边记个梗。
天权王失踪,天下全数收入慕容氏之手。
隐居的仲堃仪写信叫已经成为共主的慕容黎来到枢居,给了他一颗毒药并告诉他只要吃了执明就会去找他,慕容吃了,回去就中了邪,脸上画上了不明不白的符咒。
一个游方道士被仲堃仪请去给慕容黎看病,等慕容黎清醒后为其擦去脸上的线条后,好像想起了什么,大惊失色。
原来那道士就是不知去向的执明……

先说到这里,有人看,我明天就写,没人看,我明天也写,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午夜凶铃10

日记本里什么都没有,他是被人耍了吗?

蹇宾异常失望,他很颓废地坐在大厅,齐之侃知道这会儿最好不要去烦他,这家伙躁起来连自己都摔。

他虽然想把蹇宾一起拉回房间聊聊他最近在忙什么的。

齐之侃回到房间,发现蹇宾的电脑旁多了一个日记本,好像有些年头,表面上没什么损坏,但从被锁上的侧面可以看出,纸张已经泛黄了。

“阿蹇的日记?”他走到桌旁拿起,齐之侃原来也没有这些窥探人隐私的癖好,但自从遇到了蹇宾,他就开始往民国特务那方面发展,他不会告诉蹇宾,他在他手机里装了定位和窃听器,甚至还在他和同事在客厅聊天的时候,把录音笔藏在抱枕里,自己装作光明正大地出去遛弯,蹇宾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他知道了...

午夜凶铃9

蹇宾想起床,无奈齐之侃如同八爪鱼一般圈着他,他也不想把齐之侃给吵醒了,只能作罢,结果他在看到齐之侃通红的双眼时,他才知道,齐之侃是以那样的姿势守着他直到现在。

“你干嘛不睡?”蹇宾不清楚除了这句话自己还可以问什么,毕竟他一直觉得齐之侃没有必要一直对他这么好,他的原话其实是“你干嘛装睡?”但这包含了质问的元素,他害怕伤害到这个大男孩。

“我想你多睡一会儿”齐之侃难得认真地看着他,其实齐之侃严肃的时候会给人一种压迫感,他刚嫁给这个人的时候是有些害怕的也有可能跟齐之侃慢热的性格有关,以至于那段时间蹇宾对他一直提防着,甚至害怕他会对他做出家暴之类的事情,再后来两个人也算沟通得当,蹇宾也慢慢发现这家...

午夜凶铃8

“阿蹇,需不需要我下山去给你买点日用品啊?”不管是去旅行还是去哪里,齐之侃都会怕蹇宾不习惯,其实没有必要,蹇宾自己也说过。


“不用啦~”蹇宾坐在电脑前,手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似乎是在记录什么东西,一条一条地,而且是不是还拿出圆珠笔在一个皮面笔记本上刷刷地写着什么。


齐之侃凑上前,想看看那些文字所描述的,但却没有看懂,倒不是因为蹇宾的字不好看,而是中英文相互间杂,而且跟这家伙脑袋瓜子里的唯物主义没有半毛钱关系,“你还在弄那个?”


“嗯哼~”


“刚刚阿煦带我去过厨房了,里面的设备都好齐全啊。”齐之侃说着还伸手去搂了把蹇宾的腰,就没有再打算...

午夜凶铃7

陵光跟房主打了个招呼,跟蹇宾一起搭地铁去了当地的一所高中,毓家两兄弟,包括小孟都在那里念过书。

“大爷,我弟弟考得不好,他老师叫我们过来的.”

似乎是这个情况太过于常见,也可能门卫大爷根本记不得学校最近是否有举行过考试,就直接放两人进去了,不知道他知道真相后会不会责怪他们的欺骗,当然这只是蹇宾的脑洞,这个人在十分钟前还在向进出的学生借校服,只是在快借到的时候被陵光拖走了而已。

“你觉得你扮演青少年会像吗?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

这是陵光对他的吐槽。

可是蹇宾不知道,陵光表面上对他笑嘻嘻,他心里已经怕成鬼了,他哪怕就是在这大白天闭上眼睛,他都会回想起那四个人的面孔,他们都在对他说“下...

午夜凶铃6

本章有阿喣单恋执明预警

蹇宾把那个叫慕容离的男生了解了个大概,对他的映象不好也不坏,他觉得还是要从那几个死去的人下手的比较好。

毕竟,他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那几个人的死会跟一个连骨头都凉了的尸体有关。

“饼饼,我觉得,他回来了,他要回来报复所有的人了……”

陵光的话还是让他后背一凉。

“小齐,别关灯!”

“小齐,拉窗帘!”

“先把窗户锁起来!!!!”

然而,就是这样,他也是一整夜,没有睡着,他有的时候也搞不懂为什么陵光非要把事情往妖魔鬼怪上扯,或许是有可能的,但,他也怕这些玩意儿啊!

唯物主义小斗士齐之侃曰“世上无鬼,乃尔等心魔作祟……”

所以,他也把这句话反反复复念了一夜...

2/15

© 曼倩 | Powered by LOFTER